首页 >> 全国各地反传销新闻 >> 广东省 广州市反传销新闻 >>宜宾公交纵火嫌疑人曾在广州做传销 打算卖女儿
详细内容

宜宾公交纵火嫌疑人曾在广州做传销 打算卖女儿

余跃海在内江市第七初级中学任教时的住所。

  宜宾“5·12”公交车燃烧事件追踪

  截至13日15点,宜宾市“5·12”公交车燃烧事件,宜宾市医院共计收治伤员77人。其中的一名重危病人转为重症病人,即重危病人8人、重症病人 4 人,中度病人 17人,轻伤48人。

    新闻回顾

    四川宜宾市区一公交车发生燃烧造成1人死亡

    四川宜宾公交车燃烧系人为纵火 12人伤势严重

  余跃海,宜宾“5·12”公交车燃烧事件现场唯一死者,同时也被公安机关初步认定为纵火犯罪嫌疑人。生于1963年1月16日的余跃海,户籍在内江市市中区白马镇双河村,1989年8月至2004年9月在内江市第七初级中学校任教。在同事的回忆里,他是老师,对学生要求严苛,又不发脾气。

  大概九几年,他开始停薪留职外出经商,2004年,余跃海选择“彻底”地离开了学校,并常住宜宾。三四年前,有人见到余跃海,他着装斯文、性情依然热情。有人说他挣了钱,但同事和朋友们并不知道他在做什么生意。

  但在曾经的女友小琴(化名)眼里,他就是名副其实的“恶魔”。在与余跃海生活的约10年时间里,他们一同上广州,却不料余掉入了“传销”的泥沼,欺骗他人钱财打断小琴亲人肋骨。余跃海的疯狂在小琴的讲述中,令人毛骨悚然:他曾打算卖掉未出世的孩子,不同意就拿开水烫伤小琴……

  他的人生轨迹,不知在什么时候陡然脱轨,并终究走上毁灭。

  A

   曾在内江当老师10多年前下海经商 离异后在宜宾重组家庭

  “你知道余跃海这个人吗?他涉嫌纵火犯罪。”对于这样的问题,同村好友廖建国很纳闷,余跃海就是他印象中20年前的“友人”,在家隔壁的内江市第七初级中学教政治的余老师。同样感到奇怪的,还有余跃海在校时的多名同事及朋友。在他们的记忆里,余老师性格开朗为人热情,教书尽责也从不对学生发脾气。

  同村友人:二十多年前 他在学校任职

  廖建国家住内江市市中区白马镇双河村,说起余跃海这个人,廖建国还很有印象,“以前在学校(内江市第七初级中学)的时候,我们经常一起耍,他这个人也比较好接触。”

  在廖建国的记忆中,那个时候他们都是二三十岁的年轻小伙子,聚在一起就会吃吃饭喝点小酒,“有些时候是打平伙(AA制),有些时候他会主动给钱。人还是多大方的一个人,比较耿直。”

  教学搭档:十年前辞职 他“下海”经商

  今年67岁的廖永湘曾与余跃海“搭档”教过初中的各个年级,他教数学,余跃海教政治。他说,“余跃海当老师很尽责,对自己和学生要求都很严。”大概是九几年的时候,跟随“下海”热潮,余跃海选择了停薪留职外出经商。2004年,还是他帮包括余跃海在内的多名老师一起办理的辞职手续。

  据内江市市中区教育局相关负责人介绍,2004年10月,教育部门要求外出人员返校,余跃海因不愿回校,便辞职离开了学校。

  学校保安:三四年前见了一面他身体发福

  67岁的廖心明是内江市第七初级中学一名保安,他最后一次见余跃海是在三四年前。他回忆,当时余跃海着装斯文,性格没变,还是多热情,和在学校时没什么区别,只是身体有些发福。“我刚开始还没认出他,是他主动给我打招呼,还递给我一支烟。”

  余跃海向廖心明询问了学校老师的近况,还说他在宜宾工作,听说后来还在宜宾再婚生了娃娃,常住宜宾,很少回内江。“不晓得他到底在做啥子生意,但应该是找了点钱。”

  曾在广州做传销同居女友:18年前骗家人钱 曾打算卖孩子

  余跃海生前曾和小琴在宜宾生活10年左右。小琴称,余跃海患有精神分裂症,两人多年前已经分开。昨晚7点左右,华西城市读本记者电话联系到小琴,她在电话中说,“他家人说他有精神分裂。我们很多年前就分开了。”

  据小琴的亲戚张三(化名)讲述,余跃海和小琴是在帮内江一所学校招生的过程中认识的。当时,余还在内江某学校任教,内江一技校校长找到余跃海让其帮忙招生,余答应了,与此同时,小琴也在学校报名学习并帮忙招生,两人就这样认识了。之后,小琴带余跃海来到宜宾,两人在宜宾招到了一百多名学生。之后,小琴从学校毕业,两人去了广东惠州。

  骗同乡的钱他用钢管打断家人肋骨

  1997年,余跃海和小琴来到惠州,余跃海以到惠州做海鲜生意为由,怂恿小琴的亲戚去惠州,张三当时刚修了房子,手里缺钱,而张四(化名)刚刚考上教员,交了学费,也缺钱,但是他们还是每人借了一万多元,同时还叫了两名同乡随余跃海到了惠州。到了惠州,张三就觉得事情不对,当他知道余跃海在做的是传销一事后,他退了两名同乡的钱,自己也劝余跃海不要再做了。余对张三退掉别人的钱,干预自己赚钱的行为大为窝火,于是他抄起钢管,打断了张三的三根肋骨。“他开始在传销组织做讲师,放弃传销后,他与小琴两人在惠州先后开过按摩店、做房产中介。”张三说。

  曾打算卖孩子他用开水烫伤女友

  1997年,小琴怀上了女儿青青,但是余跃海却想把自己还未出世的孩子卖掉。“他当时都联系了买家了,她(小琴)刚刚生了孩子,买家就来了。”小琴的母亲说。当时小琴不同意卖掉女儿,余跃海就拿开水烫了正在坐月子的小琴。后来这件事被小琴的一个兄弟知道了,他对余跃海的做法十分气愤,质问余“你是人吗?”最后,小琴及时将女儿送回四川,才免掉女儿被卖的命运。

  张三称,余跃海在卖孩子的时候,联系了两个买家,一个买家要买儿子,为了卖个好价钱,他谎称是儿子。

  “听说他患精神分裂”4年前开始吃药

  对于余跃海患病的情况,小琴的亲属小玲(化名)表示,“他生过一段时间病,2010年有一次见到他时,就听说他生病在吃药”。小玲告诉记者,小琴比余跃海小五六岁,两人在一起有10年左右,对于家里的不如意从来都不说。

  据小玲回忆,余跃海的话很少,“无论在哪,他的话都不多,我和他没说过几次话。这么多年只记得他一次逗邻居的小娃时比较活跃,其他时候都没怎么见他说话”。

他有暴力倾向没有工作喜欢打牌

  小玲介绍,余跃海和小琴都曾离异,两人育有一女孩,目前在读高一,学习成绩很好,“小琴特别疼爱女儿,我见到他们三人的时候,女娃也比较黏她”。

  “听说余跃海有暴力倾向,有时会打她(小琴)。”小玲说,小琴做生意,家里条件不错,和余跃海在一起时,都是小琴独自打理生意,余跃海没有工作只打牌,“打得比较大,因为通宵打牌,小琴的妈妈还说他是‘吃软饭’的。”小玲告诉记者,余跃海和小琴两人分手好几年了,“我们一大家逢年过节都喜欢聚一聚,这几年在老家过年时,就没见到他了”。

  C

  残余的人性他的手机 最后存有女儿电话

  昨天晚上10点左右,小琴家人接到电话,说小琴去公安局配合警方了解情况。因为警方在余身上找到了他的手机,发现里面有他女儿和小琴的电话号码。据小琴家人回忆,根据余手机的通话记录显示,余手机上的第一个通话就是他女儿的。昨天,余的女儿就配合了公安局的调查,余租的房屋也被公安机关封锁。

  余父母双亡,家里三兄弟,余有1.75米左右的个子,以前曾经200多斤,患糖尿病后瘦到110多斤。据小琴家人介绍,他们不确定余是否有精神问题,此前听到余的妈妈说余家有遗传间歇性精神病史,其中有个兄弟就有精神病史。

  昨日,小琴的家人多次向记者问到具体的伤亡情况,他们对伤者也非常担心。他们说,余跃海是一个脑壳十分聪明的人,但是他不把自己的聪明劲儿用在正当事业上,“他当时在传销组织里当讲师,口才十分不错。如果他把自己的脑壳用在自己的事业上、工作上,他肯定找得到钱的。”救人英雄电瓶哥:救人后才发现脚软

  随着12日公交车燃烧事件的过去,朱家银也逐步回到了正常的生活状态。昨日记者再次见到了被称为“电瓶哥”的朱家银,1.6米的个头,戴着墨镜游走在街头接送市民提供方便。

  据朱家银介绍,当时他刚骑到公交车左侧中间后门位置时,突然听到了“轰”的一声响,公交车里乱作一团,不停地听到尖叫,“我将车停在路边,就赶去救人了。”

  “让我印象深刻的,是我救的一对母女,母亲准备把她儿子抱出来,我立即上前去准备接住。但我根本够不着孩子,试了几次没接到。最后是母亲把孩子的脚先递出来,我抓着脚就把他拉下来了,开始那孩子还不愿离开他妈妈,后面情况紧急是被我硬拉出来的。”

  朱家银说:“当时我也没考虑那么多,就想赶快去救人,如果要爆炸,我超车时就糟了。但当时我离开后,在南岸的文化广场休息了20分钟,一坐下来时,就发现脚软了。”最新进展泸医附院支援宜宾

  13日晚8点左右,泸州医学院附属医院(以下简称泸医附院)烧伤科及ICU室的医生们赶到宜宾参与救援和治疗。接到宜宾二医院急需一种“磺胺嘧啶银”的药物,13日凌晨1点50分,泸医附院将同种药用效果的“磺胺嘧啶锌”安全送达宜宾二医院。13日上午,泸医附院继续留人在宜宾医治患者。(华西城市读本记者邓丹 黄晓庆 王瑶 王杨 王正元 实习记者 李幸摄影报道)

 

 



客服中心
联系方式
027-82298432
13387545998
13317134166
18086092725
- 反传销咨询救助彭老师
- 反传销咨询1号魏老师
- 反传销咨询救助朱老师
- 反传销咨询解答杨老师
- 反传销办公室咨询员
腾讯微博
新浪微博
反传销微信咨询加我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
点击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