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反传销业内报道>>反传销业内报道
详细内容

90后女子为赎罪走上反传销之路 解救400名传销受害者

传销是当今社会的一种新型“毒瘤”,武汉市严打传销,2016年,全市传销投诉举报数量较2015年下降48.8%,其中7个行政区月均传销投诉举报数不到10起,无传销社区数量占全市社区总数的95%以上,打击传销整体形势明显好转。


除了政府打击传销有关部门的努力,民间反传销组织、志愿者在反传销的行动中也起到了较好的辅助作用,市打传办对民间反传销组织的合法解救、公益服务给予肯定。



大二女生被骗传销做到老总,醒悟后为赎罪卧底反传销

90后女子三年解救600传销受害者(主)

d278ccca5eb7849_w400_h361.jpg


记者彭学武


辽宁90后女孩小雨(化名)在大二时,被表哥骗进传销,彻底放弃学业退学,在一年半的时间内做到老总级别。眼看加入组织的亲朋好友投入巨大,却收不回资金,她开始担惊受怕,在看到高层被抓判刑后,她彻底醒悟。为赎罪她走上一条反传销之路,加入到反传销行业开始在网上揭露传销骗局,卧底传销窝点劝说深陷传销人员脱离传销,带领家属解救被困传销者。

从2013年3月开始,小雨定居武汉,作为反传销志愿者正式开始反传销工作,3年半她辗转全国各地,帮助解救600余名传销者脱离传销组织。

timg (3).jpg


被骗传销

女大学生大二中途退学

6db017a2d5b64bf1a3437c27ac7499f2_th.jpg


1990年出生于辽宁省一个农村的小雨,从小就很聪明,学习也很努力。2008年9月,她是当地当年村里唯一一个考上大学本科的大学生,就读于辽宁省锦州市一所大学汉语言文学专业,属于师范类性质。如果按照正常成长轨迹,大学4年毕业后,小雨将会成为一名语文老师,或者从事其他文职工作,过上了令人向往的生活,这也是小雨对未来的憧憬。

然而,小雨的梦想在她上大二时发生了改变。2010年7月,刚放暑假的小雨接到两年未见的表哥的电话,表哥声称自己在广西北海跟人合伙做餐饮连锁生意,请小雨过去帮忙。小雨没多想,反正刚好放暑假,就答应了。

在坐了30个小时的火车后,小雨到达广西北海,却发现表哥其实并没有做什么真实的生意。这时表哥开始了拉小雨进入传销的第一步“揭谎”,表哥对小雨说:“我在这边没做什么生意,就是在考察一个项目,你学历高帮哥参考一下,能做就一起做,不能做就跟你走。”

小雨问是什么项目,表哥说要和别人商量,不能明说,也说不明白,需要找朋友介绍。随后的7天,表哥就带着小雨见不同的人、串门,前后有三四十人,聊天、谈个人经历、谈工作,让人感觉氛围很好。

最后的结果就是,他们让小雨认识到他们在做的是一个国家暗中支持的项目,外面的一切对这个行业不好的只是政府的宏观调控,是一个可以赚到钱的天大的好机会,一般人不让知道,因为是亲戚才介绍给小雨。

7天后,涉世未深的小雨就信了,逐步滑入了传销的深渊,再也没有去学校,学校的老师及家人多次通知她回校,她都没有当回事,就这样自动退学了。


幡然醒悟

为赎罪走上反传销之路

2016122444722873.jpg


小雨被传销团伙洗脑成功后,人生观和财富观被那个环境给扭曲了,被告知他们在做的是一个被称作1040阳光工程的资本运作,是一种虚拟经济,并非实体经济。谎称交3800元可以赚到381万元,交69800元可以赚到1040万元。

明眼人一看就会觉得有疑问的事情,大学生小雨怎么就这么轻易被骗呢?在传销组织的要求下,小雨基于对表哥的信任,先是筹了3800元作为入会资格,将钱打入一个私人账号(里面叫申购总管),合伙加入团队。后期又开始筹集6.6万元,打入另申购总管的账号,算是从高起点做起,这些钱被告知是代收,将全部交给国家。一个月后,组织返还给小雨1.9万元,称是国家拨付的运作资金,看到很快就有钱发,小雨很亢奋。

传销组织告诉小雨,69800元分为第一1份入职资格3800元、20份股份3300元共21个份额,只要发展29个人,超过600份额,就能做到老总级别,就能实现每个月6位数保底的收入,至于如何赚到1040万,则没人详细介绍过。

为了凑足69800元,小雨首先谎称创业从爸爸那里骗来2万元,然后就是找亲戚、同学、朋友那里东拼西凑。为了让爸爸相信自己是在做一件对的事情,她还邀请他到北海参观、考察、入伙,无奈小雨爸爸开始就很抵触,还将小雨强行带回家里打了一顿,关了一个月。小雨依然执迷不悟,最后逃离家里回到原组织并与家人断绝了关系。

在缴纳69800元后,小雨开始学着复制拉人,从亲情、友情、爱情入手,要让人觉得这是一个天大的机会,不能随便告诉别人,只能告诉至亲之人。在经过一年半后,小雨凑齐29个人,份额达到600份以上,如愿当上了“老总”。

其实,在当上老总之前,小雨已经察觉到上当受骗,提出想走,但是表哥苦苦哀求,说自己的妹子都走了,他跟其他人不好交代。小雨只好继续骗下去。

当上老总后,小雨本质上也就只能拿点人头费,因为要管理团队自己还得打肿脸充胖子,穿金戴银包装自己,不得以高消费,实际到手的钱也很少。在她的团队里面直系亲属占到了1/3,其他的也是亲戚的亲戚。为了不让人看破,不被找麻烦,她只得跟下面的人保持距离,还得强制包装自己,买衣服首饰,还按揭买了一辆车,对下面的人则称是全款购得。

“你就不怕被人揭穿吗?”记者问道。“怕呀!看到亲朋好友投入巨大,却收不回资金,每天都担惊受怕。”小雨说,“当时就想着走一步是一步,把他们带上老总之后,就会明白老总的处境,也就不至于为难自己了。”

接下来的日子,小雨每天度日如年。转机出现在2013年4月,当时贵阳“5.07”专案告破,小雨的上级老总李某被抓获,后被判刑。小雨所在组织集体醒悟,大家自认损失,于当年5月自行解散。

幡然醒悟后的小雨开始反思自己近年来所做的糊涂事,她决心要走一条反传销的路,为自己的过去赎罪


辗转各地

3年解救600余名传销者

184732syygoo5uyzf6ncfq.jpg.thumb.jpg


小雨第一次解救传销者是在2013年3月,当时受江苏南通一名大学生的委托,前往广西解救深陷传销的女朋友。

小雨扮演的是男生的表姐,她先是通过讲述自己的经历拉近与该女子的距离,让她觉得小雨跟她做的就是一样的事情。再利用传销者对老总奉若神明的特点,自称其男友误解了她,接着教她怎么做,聊她感兴趣的话题,最后揭秘真实的内幕,女孩一想,恍然大悟,感同身受。

通过第一次成功解救,进一步增强了小雨反传销的信心,也让她有了成就感。

2013年3月,小雨来到武汉加入到:中国反传销救助联盟,正式系统开始走上职业反传销之路。

2013年11月,一位女子向小雨求救,她的闺蜜一家五人被骗合肥做传销,当时闺蜜母女回到江苏连云港东海县家中,小雨受邀赶到江苏以自己的切身经历,现身说法,母女俩幡然醒悟,想起家人被骗二三十万元,母女两抱头痛哭。

从2013年3月以来,小雨作为一名反传销志愿者辗转全国各地,扮演不同的角色,深入传销组织之中劝说深陷传销人员脱离传销,带领家属去传销窝点解救被困传销者,前后不下600余人。

记者从小雨提供的来往全国各地的火车票及其他交通票据看到,她前往解救传销者的足迹遍及湖北省内外,各种车票有400多张。



身心俱疲

随时随地提防人身安全


小雨说,自己曾经是一位传销的受害者,希望通过自己对传销的揭露和现身说法,能够教育广大群众珍爱生命,杜绝传销、远离传销,过上正常人的生活。

但是,三年多的反传销工作却让小雨感到身心俱疲,她不晓得自己还能坚持多久。尽管目前,小雨定居武汉,但是吃住太不固定,一个月有2/3的时间在外地,大部分时间都是在火车上或者宾馆里度过,劳累奔波让人吃不消。

反传销工作也是一个危险的工作,随时随地要提防人身的安全,因为小雨的求助电话公布到了网上,几乎每天都有谎称求助的人,打探她的住所,要求见面。一些传销组织还对她进行跟踪、辱骂、威胁、恐吓、诅咒。她的电话号码还被人报复接入“呼死你”没法使用,甚至被人恶意设为色情电话,高峰时期她一个月要换好几次电话号码。

在解救传销受害者的过程中也容易受到伤害。2014年的一个夏天,晚上七八点的样子,当时正下着滂沱大雨,受一位女孩委托,小雨来到湖北某地劝说一位在合肥做传销回到家中的父亲,当时这位父亲回到家中卖掉家里的牲畜,还打算卖掉房产带着妻女一起去合肥搞传销,因为介入身份出现问题,小雨还没开始劝说,就被这位父亲扫地出门。就在小雨打电话给有关部门准备证明他做的就是传销时,该男子误以为小雨要报警,一把夺过她的手机摔在地上,随后将小雨等人连夜赶走,夜雨之中,众人狼狈不堪。

就在今年9月的一次传销窝点的解救中,求助家属一行五个人误以为传销组织很文明,在没有通知小雨的情况下先行离开,就在小雨还在与被救人交谈时,已经察觉的传销组织开始电话通知成员前来围攻时,在外面观察的小雨的同行志愿者及时发现了这一情况并告知了小雨,小雨才及时脱身,当她离开不久,就来了一大帮人进入该窝点,小雨差点就被人“包饺子”。

除了人身安全得不到保障,求助家属的不理解,也让小雨很困惑,一些求助家属对她们不太信任,甚至担心他们是另一传销组织。由于身份的尴尬,物资的匮乏,以及亲人朋友的不理解,他们承受着经济与精神上的双重压力,甚至冒着生命危险,很多人坚持一段时间后不得不无奈地离开。小雨说:估计自己也坚持不下去了,准备转型找份固定的工作了。



读者王涛 供图


客服中心
联系方式
027-82298432
13387545998
13317134166
- 反传销咨询救助彭老师
- 反传销咨询1号魏老师
- 反传销咨询救助朱老师
- 反传销咨询解答杨老师
- 反传销办公室咨询员
反传销微信咨询加我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
点击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