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全国各地反传销新闻>>合肥传销报道
详细内容

香港亮碧思传销组织死灰复燃--讲述我的亲身经历请各大网友谨防上当受骗

时间:2018-09-16   作者:反传销彭柱  【原创】   

我希望有更多的人可以看到这个帖子,不要被身边做亮碧思传销的朋友骗,这个组织一般都是骗亲戚朋友!下面我来讲述一下我的亲身经历吧!
  我三年前在公交车上认识一个广东湛江的梁姓男子,85年生,坐在我旁边,很友好的问路,之后聊开了就相互加了微信。三年多一直有断断续续在微信上联系,也偶尔见面,都是他主动来联系我。今年4月因公司转让我离职后就去云南玩了,发微信说说,然后他又联系我了(我们已经有至少半年没有联系了),可能是我不经意之间透露了这次离职公司有补偿给我,才导致他精心布局来骗我去香港做贸易跟单!
  7月14日,梁打电话给我看有时间没有,要不要晚上出来一起聚一下。我说好,很久没有见面了。晚上见面时,他带来了另外一个广西籍的女的,叫阿芳,相互加微信。此后阿芳主动联系我,说她出来做事的目的就是要赚很多很多钱。时不时就发一些所谓的励志视频给我看,有天晚上她就问我找工作找得怎么样了,说找工作很累,梁认识很多人,为什么不找他帮忙。当时我就说我自己可以找到工作,现在只是迷茫期,我需要给自己重新定位,我也不需要找朋友帮忙。
  第二天早上,梁就打电话给我,说有好消息,他那里有个工作,就是去香港跟单,待遇会比内地好,香港做事内地消费,看我感不感兴趣,不过他还要找霞姐(广东茂名,认识梁不久介绍我认识,还请他们看过电影,没有后续联系)说好话,不知道行不行,晚上给你回复。我看他们俩那么热情,没好意思拒绝,何况还不一定可以,我就说,好!晚上梁电话我说,事情定了,下周一去香港,先熟悉一下流程。我说,行。刚好我的港澳通行证签注过期了,告诉梁去不了了。梁说要我去签注,搞好了给他消息。
  我本身是有自己专业的,付出了十几年的时间精力,不是很想改行,也就没有怎么用心办理签注的事情,一直忙着找工作,闲暇时间看看书。8月初,梁电话问我签注的事情,我说弄不了要回老家签注。他说要我尽快落实,他和霞姐都招呼好了,要有个交代。此时我有点死要面子!我说好,恰好我还要回老家办其他事,顺道把签注办好。回家期间,阿芳和梁一直都和我保持频繁的联系。8月16日返深,8月17日下午拿到港澳通行证后,我告诉了梁,他说他要霞姐安排好后给我消息。晚上电话说,安排好了,行程是20号到23号,香港那边酒店很紧张,要提前预定,而且价格很贵,要先交3500元给他,他要霞姐去定。我当时就觉得很奇怪,但觉得都是朋友,应该也就没什么。于是就网银转账给他了(他当时要求微信转,我微信没钱,才发工行账号给我)。转完后,心里特别不踏实,但是已经没办法了。
  8月20号,赶上早晨六点半的第一班地铁,前往罗湖关口碰面,一同前往香港。在列车上,梁一直问我熟悉香港不,我说只来过一次,和朋友逛完商场就走了,完全不熟悉(其实来香港之前,他就问过我信用卡的透支额度,会不会说粤语,是否听得懂粤语一些相关问题,当时没有太在意,都是朋友,当闲话家常)。倒了几趟地铁(因为相信他,没有记地名),吃了早茶,坐112路双层巴士前往公司(我不知道哪个站下车,只知道公司附近有个世贸中心),七拐八拐带我到一个一栋楼的十几层(大概,电梯是梁按的),一出电梯,好不热闹!
  门口有两张海报,其中还有一张是香港明星马国明代言(不知道是不是PS的),进大厅,先签到,里面摆放了很多玻璃小圆桌,每张桌子旁坐了大约五六个人,还有一大群人围着一个演讲的人,大声喊叫。梁向我介绍了出货窗口、出纳窗口,还有旁边展柜的香薰灯、香水、红酒、奶粉、手表等等。然后霞姐出场了,接待了我们,再三催促我把行李放下,把贵重物品带上(其实我只背了一个背包,根本就不需要放),我还是把行李放在已经放了很多拉杆箱的大厅过道上。然后介绍认识一个福建的曾经大学教授刘总(其貌不扬,很矮,穿着材质很差的衣服,从外表和衣着,看不出这个刘总受过高等教育,要我产生了怀疑的态度),要他介绍产品给我们,和我一桌的还有一个男的带了一个广西女孩,我身后站着一个江西女孩(他们的人,那个刘总每讲几句话,背后的江西女孩就随声附和)。号称刘总的人介绍了香薰灯的五大功效,杀菌消毒、分解二手烟、增氧等等,还点燃了香薰灯,熄灭后要我们体验灯芯的温度,内焰60度,外焰350度,可以烧焦白纸,但不会起火,说是不是很神奇,不过他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接下来就是香水,保健品,葡萄酒的介绍,说的很虚,此时更加深我的怀疑,趁机看了一下大厅,竟然发现有个以前一起烧烤的唱歌的湖南女孩也在里面,梁解释说她是批发商。我借口说要上厕所,霞姐说她也要跟我一起,其实她根本没有上厕所,只是跟着我,怕我和其他人交流。刘总讲解完了,拿出一份协议,说需要交纳5000+210港币,我借口说要考虑拒绝了。梁马上就带我下楼,去旁边的吉野家吃快餐,此时我已没有任何心情,只点了一杯柠檬茶,梁吃饭期间一直不停的拿他手机里的奶粉图片,给我对比各大品牌奶粉价格,还看了香薰灯在泰国上电视的视频,说得我头晕晕的,比和尚念经还厉害!吃完饭我说我不想听他们讲这些,我要坐在这里休息,梁再三催促,我又跟着上楼。此时霞姐安排我们去另一个地方看产品,走的时候我提出来要带上我的行李,梁说会送到我们住的地方,作罢。
  坐地铁赶往展厅,进去之前从霞姐那里拿了两个通行证,上面有APEX字样,大厦电梯口有他们的工作人员安排人员进出,需要佩戴通行证才能进入展厅,上楼到展厅里,里面有展示柜,陈列着各种产品(香薰灯,护肤品,香水,保健品,红酒,XO等),梁介绍完了,带我去旁边的会议厅,里面已经坐了好几百人,我留意观察了一下,他们的人的通行证带子是橘色的,我的是粉色的,一个橘色挨着一个粉色,这么间隔着坐,应该还是防范我们去交流。刚好我坐的位置有免费的wifi,连上网络后,我就把我的情况大概说了一下,我朋友说肯定是骗子,叫我小心。和我妹妹聊了一下,怕她担心,只是共享了地理位置,但没有发送位置,我妹说晚上要电话商量点事。中途去上厕所,梁还是跟着,出去需要把通行证交上去,回来再领取。这次主讲人是陈姓男子,也是85年的。此时我心中很愤怒,陈的洗脑演讲没有认真听,什么SPA馆,什么利润分配,说可以直接在他们那里拿货,交钱金额不一样,回扣不一样,比如拿十万的产品可以拿到38%的回扣。期间也讲了一些低俗的黄段子,他们的人在下面不停的附和着,配合着演讲气氛。下午六点多讲完了,工作人员要求参会的人一个一个按次序走出去。
  在前往吃饭酒楼的路上,我和梁说我不想去吃饭,质问了他几个问题(其实我知道这么说只会暴露自己,这样做很不理智,而且我对香港一无所知,完全置自己于被动情形),同时也说我现在身上一分钱都没有,为什么要叫我过来,和来之前说的完全不一样。在地铁里,他说,来香港务工是非法的,回内地,把中山市场交给你做,我会保证每个月你的收入,你要是觉得我骗你,我可以把钱退给你,既然来了,做不做也要把流程走完,否则他很难做的。我还想着我那点行李,就说,好,我配合你把流程走完。
  到达酒楼的二楼,菜很难吃,为了晚上准备跑路,我还是吃了一碗白米饭。八点左右,酒楼工作人员迅速把餐桌搬走,接下来做演讲测试,开始是一个曾经的销售经理的开场白,接下来就是霞姐主讲,又是各种低俗笑话,介绍了公司架构,DC是总机构,下面是ED、保健品、红酒等等,什么来自1833年,法国普罗旺斯,还有皇家御用。听了将近一个小时,看我的电话没响,想借上厕所开溜,此时手机响起来了,我和梁说我要去接个电话。他说可以不接吗?我说,很重要,非接不可。就出来接听电话,边说信号不好边往楼梯口走,此时梁又跟上来了,我一直往一楼大厅方向走,用余光看到他想拦又没拦我,可能不确定我的意图,毕竟我他知道我完全不熟悉香港,行李还在。我一直走到酒楼外面,外面有来往的行人车辆,我立马用家乡话说了一下大概情况。我妹当机立断,快点跑,保持手机畅通。我看到梁在门口和一个叫乐姐(东莞人,有五十多岁,现居香港,以前在求水山公园参加他们的烧烤聚会见过)的女人在说话,我就一直往前走,大约一分钟后,梁发现我走了,立马跟上来,他在后面喊,我没有搭理一直往前走。他喊行李要不要,他马上去拿给我,说完就用粤语在打电话,说我走了之类。我知道这是缓兵之计,又接着往前走,他继续追,说拿行李,我停下来大声质问他(路上有很多人,香港年轻人听得懂普通话,都回头来看)。我说,好,你要去拿就快点去拿,我在这里等你。梁看没办法拉走我,就回去拿行李,我看他走了,转身就往前跑,看到有铜锣湾地铁站的升降电梯,但转念一想他们会追过来,就没有坐地铁,继续前面走,走远点去打的。经过一个公园,上了的士和司机说了一下我被骗,需要离开铜锣湾这里,去安全的地方住酒店。司机帮我送到酒店门口,热心的告诉我如果这个酒店没有房间,前面还有酒店。车费62港币。
  进去酒店,问了工作人员,得到答复是只有最后一间房,价格2700元。我觉得价格太贵,工作人员说他们有帮客人电话别的酒店,没有房间了。我还是出来了,在大街上漫无目的的走着,看能不能找个什么地方将就过一晚,路旁公交站没有具体的公交线路,当时我也不知道在哪里。只好问路边一个女孩,说附近最近的地铁站在哪里,罗湖过关最晚时间,我现在赶过去来得及吗?得到了肯定的答复,我立马赶往地铁站搭车,往罗湖方向去,此时才知道自己所在的位置是香港大学,终于在晚上十一点半多抵达罗湖关口。出来打的回家,香港惊魂的一天就这么结束了。回家睡前决定趁记忆犹新,把一天的经历写下来。
  我知道我上当受骗了,但我不知道我的事情是否可以报警立案,直到今天(8月22日)中午看到腾讯大粤网头条,发现里面的产品和我去的那个地方产品一样,此时才知道这个传销组织叫亮碧思!咨询了81234567热线,工作人员建议我去当地派出所报案,于是我去派出所报案,得到的答复是他人还在香港,没有第三方,没办法立案,要我想办法约他出来,他们再找他调查。我觉得太麻烦,就此打住为妙。这个犯罪团伙钻法律空子,导致香港警方不管,大陆警方没办法管。我想既然警察管不了,那我就要把写好的资料整理好,发到网上论坛,希望更多的人看到,不要陷入他们的圈套。这次我只是损失了3500元,我相信还有更多的人深陷其中,不能自拔!大家看到我的经历,对这种去香港考察生意、什么进口业务之类的话(借口会很多的),多留个心眼,不管他/她是不是你的好朋友甚至亲戚。中国那么大,难道就没有办法来惩治这些不法分子,他们要害的多少人倾家荡产。我相信被骗的不是我一个人,还有很多被骗的就此认栽。我认识的那些人大都是在布吉、大芬、横岗一带活动,具体住在哪里就不清楚了。如下是他们产品的一些英文名字,他们介绍的产品中会出现。

  
 下图是骗我去香港的梁泉友,人称友哥!

  

  下图那个男的我在第一个会场见过,还握过手,恶心到我了,还带着他的重庆老婆,好像叫什么辉哥,有点记不清楚了! 



  




  下图第一排穿紫色裙子的女人,人称乐姐。



  


最新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进行回复登录
客服中心
联系方式
027-82298432
13387545998
13317134166
- 反传销咨询救助彭老师
- 反传销咨询1号魏老师
- 反传销咨询救助朱老师
- 反传销咨询解答杨老师
- 反传销办公室咨询员
反传销微信咨询加我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
点击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