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全国各地反传销新闻>>香港反传销新闻
详细内容

离开亮碧思传销三年,你们总是看到我的坚强,却看不到我内心流泪

时间:2018-09-16   作者:反传销彭柱  【原创】       阅读

2013年夏天,我大学毕业了,离开了校园,外面的世界很精彩,我不知道社会很复杂,毕竟我还是刚毕业的大学生,再加上自己是农村出来读大学的,接触外界比较少,显得单纯,什么都不懂,灰头灰脸的,家里人从来只会觉得只有到城里读书,到大城市里工作才会有资格做上等人。但是我在广州读完大学后,却没有想到,原来传-销就是这么一回事,那段经历始终不能让心里的那道伤痕平复,只想说,亮碧思,我恨你!

亮碧思其中团队明昇

亮碧思公司前台,姐姐眼神很厉害

5月份,我辞去了实习的工作,因为广州的同学总是说,不买社保的工作都是黑工,我不愿意因为工作,被人剥夺我保险的权利,之后我一直找不到工作,一直持续了2个多月,之前的几个月的工作的钱快要花完了,又不想空手回家,生怕被别人笑话。来自农村的我多少有些自卑的心理,能聊得来的没几个朋友,而小琳,在大学我有困惑的时候,有她陪我,生活中的好闺蜜。但不知道为什么,在我人生转折点的时候,给我重创的却是我最好的闺蜜,玩玩没想到,她做亮碧思。一段时间,我羡慕她,穿着打扮都好漂亮,显得很时尚,落落大方,像换了个人似的。在失业的那段时间,我显得有些迷茫,也和她聊起了一些想法,也许是她进亮碧思的那些套路吧,总能把我带入到不想打工的话题,说什么打工不是长久,我也不断的在向她抱怨最近的烦恼。于是她问我,你就这样打算打工吗?我楞住了,我一个刚毕业出来的毛头姑娘,我不打工我能干嘛。当然,如果能不打工谁愿意去打工。

她说:我现在在做点小生意,我在大学的时候已经说过,只要我有赚钱的机会,我不会忘记你的。

听完她说这句话,说实在挺高兴的,因为觉得原来她真的没有忘记我。(殊不知,我将要陷入深渊)

她让我准备4500,那时候我只剩下1000多了,我说我怎么办,她说:我已经是生意人了,我总不能垫钱给你吧?

想想那倒也是,她让我问爸妈拿,她说公司在香港,带我去四天,费用4500左右,多除少补。毕竟我一辈子没去过香港,唯一的印象也是通过看港产片了解,以为香港消费真的会很高,4500很正常。但是自己的确没有那么多钱,毕竟还没出来工作,4500对于我来说真的很多,和她吐了下苦水:你是不是骗我啊,4500,那么多钱。反倒她说:你混蛋,我还需要骗你这几千块钱,你不要和我合作了,你知道什么叫投资吗?不投资如何有回报,机会我就给你了,反而你来怀疑我,我是不是该重新考虑咱们读大学这几年的感情啊。

反而她的话说到我的心坎上:总不能用钱衡量朋友。

我考虑了十天左右,一直考虑怎么去借钱,朋友的确较少,加之同学都是刚毕业,没钱,所以只能找父母借,但不知怎么开口。考虑到哥哥准备结婚了不敢问。我问了堂哥,堂哥问我这钱要来干嘛的,是不是被人骗去传-销了?我还真不知道什么是传-销当时纯真的我,堂哥给我分析了。然后我回去问了小琳,做什么生意,有什么产品,她都说得很含糊。我就缠着她问清楚,就算是商业机密不至于什么都不说吧?她给我回话:我没不说啊,都叫你去香-港了解自然就知道了,香港这种法制地方,你还怀疑我人格,那就别去了,枉费我是你的闺蜜,没点信任度。你还是别来找我了,一番好意,想说个机会大家好姐妹有钱一起赚,反倒被你怀疑。啪,电话挂了。

我是个容易心软的人,被她这么一说,我反倒觉得自己是不是过分了.友情和4500之间,最终我还是借来了4500。毕竟说到底,我不想用钱衡量友情。更何况去看看又没什么大不了吧,一场好姐妹,不至于把我怎样。

可当我跟随她去到香港,来到她说的公司,DCHL,亮碧思,我吓坏了,因为之前我是有上网查过,香港最大的传-销公司。当时对于传-销的最大概念就是,小琳会不会连同她的上线那个胖子一起把我给禁锢了然后逼迫我洗-脑。于是我就找小琳说让她赶快带我回家。小琳却说:你都花钱来了,不要浪费你的钱,听下吧,房间都订了,觉得合适就做,不合适就回到广州再找工作,别担心,有我在!

说到底,我还是一个内向偏容易被说服的,我留下来了,我以为自己不听她们说主要听完四天给我回去就行了。接下来四天时间.........

香港洗.脑阶段会有四天会场洗-脑,在这四天里面会通过会场,强大的人群,一方面会有传-销里面的大咖当主讲人在会场上分享产品,分享自己进入这行的所得所获,买车买房,从底层草根变成富一代,会有人专门讲解香港法律,歪曲断章取义,有人会分享对于网上有很多对于亮碧思的负面评论,在会场休息中间上线的领导会带你认识很多的其他41所谓的领导级别,都是一样,听分享这个行业和自己变化,以前怎样,自从加入之后怎样,诸如此类。也有人专门分享产品厉害的就带你见谁。小琳在期间会不断试探我的疑虑和她的上线商量对策,上线领导会作专门的人给我分享洗-脑。

晚上,到半夜还不能睡,继续给我洗-脑,灌输产品,做实验之类。我不敢反抗,连吃饭的时候点菜,我都叫我朋友点,我连说句话都不敢,睡觉的时候,很窄,我转身都转不到,我问她,你还是我好姐妹吗?为什么带我来做传-销?她说,你怀疑是正常的,当初我也这样,你继续听吧,我不会骗你的,我问,网上都说了,是传-销公司,她说,那是因为其他公司羡慕我们,在我们背后说坏话,我抱着疑惑的眼神!!!还有小琳会刻意找我谈心,做所谓的3y分享:为什么要做,做了有什么好处,为什么要带我一起做。又会聊聊以前大学的一起的疯狂的经历,总之,想尽一切办法,把我留住,相办法说服或者请别人说服消除我的疑虑。

这几天除了会场的主讲洗脑,还有品酒会,晚上还被带去兰桂坊,跳舞,感受她们的团队气氛。我觉得很累,有些眩晕,处于疲劳阶段,本来一个人讲,我真的不信,但是在但是很疲倦,没有个人思考的空间,加上轮番针对我弱点洗-脑,反而我的戒备心越来越低,开始相信小琳。

悲剧开始了.......(下一篇接着更新,此文只为让更多人知道亮碧思传-销,避免他人陷入传-销,文章出现名字为代用名,非真实名字)

最新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进行回复登录
客服中心
联系方式
027-82298432
13387545998
13317134166
- 反传销咨询救助彭老师
- 反传销咨询1号魏老师
- 反传销咨询救助朱老师
- 反传销咨询解答杨老师
- 反传销办公室咨询员
反传销微信咨询加我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
点击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