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传日记24—北京之行

反传日记——北京之行

传销,做了一次做二次
很多的人做了南传做北传,做了一次做二次!知道为啥吗?就是始终没弄明白到底是咋回事!所以反洗脑是很重要的!不要试图自己劝说,那些话从你口中说出和从专业人士口中说出,效果完全不一样。记住:劝说机会只有一次,一旦你反洗脑失败,她就具备了很强的免疫力,再次劝说的难度很大,就是专业人士也很难再帮你了,切记!切记!!!这是我告诉求助者最多的一句话,很多人都不太相信,怎么还会做了一次做二次?然而这次的北京之行就是给大家的最好证明!
求助者阿娟,24岁,家是在广东的韶关,阿娟家有5个孩子,阿娟是家中第二个孩子,和男友在成都工作,此次要劝说的是她的妹妹笑笑,家中第三个孩子,笑笑目前还是一所服装学院的大学生,学服装设计。就在前段时间,远在成都的阿娟接到了一个电话,是笑笑高中阿欣打来的,说自己被笑笑邀约到河北的廊坊做传销,做的是中绿公司!产品是珍益胶囊。2900元一套。起初阿欣刚去的时候也被他们所蒙蔽了,也相信他们做的中绿珍益胶囊是他们所说的网络直销。在阿欣交了三套的钱之后,因为家中还有些事情要处理,阿欣就回来处理事情了,阿欣回来之后处理完事情,就是一次上网的机会去查了下中绿这个公司,不查不要紧,一查吓一跳,满篇说的都是传销,刚开始阿欣不太相信,因为在那个组织中都是说网上说的都是负面,都是假的!但阿欣看着看着就相信网上说的都是真的了!因为网上说的很详细,把如何做行业,行业中的点点滴滴都说的清清楚楚的,而且还有很多阿欣所不知道的!有很多东西自己好好的分析一下就会明白的!于是阿欣就打电话给笑笑,说中绿是传销,笑笑不但不相信,而且又把传销组织中常说的那一套陈词滥调给阿欣说了一遍!最后阿欣无奈之下,只好想办法找到笑笑的姐姐的电话,给她的姐姐说了,阿欣又回到廊坊去拿东西,笑笑和那里的领导就开始对她轮番的游说,阿欣不想伤了和气就找了个借口和理由,说家中有事,要暂时的回家一段时间,就这样阿欣离开了廊坊的传销组织,在北京朋友那里慢慢的找工作,起初阿娟不想去管妹妹,从小到大,她和妹妹的关系就不怎么好,她的妈妈又比较偏向妹妹,笑笑又是家中唯一一个读大学的,但毕竟是自己的亲妹妹啊!她思前想后,不想就这样看这妹妹再去骗人,再去骗家里的钱!以后母亲知道会很伤心的!打电话给家里,她的爸爸并不反对,而且很支持笑笑,最后一问才知道,笑笑把父亲也叫去过河北廊坊,她的父亲现在也是很相信那个能够赚到钱!阿娟很是失望,也感觉到了事情的严重性,于是就给妹妹打电话想劝劝妹妹,可是没用!最后阿欣和阿娟在网上找到了我们,我们告诉她如果不能骗回来或是强行的带回家,那就想办法看能不能单独的骗出传销组织所在地一个小时以上的车程,如果可以,那就在异地劝说!阿娟决定让阿欣把妹妹骗到北京,在北京劝说!
当我还在北上的列车上的时候,阿娟给我发来了短信:我跟妹从小关系就不太好,我妈偏爱她,她复读考上B本,是妈的希望,也是目前唯一一个读大学的孩子,我不想我妈很伤心,我再不喜欢我妹也要带他回去,我不想妈伤心,爸颓废,继续让她骗钱,本应我妈到北京效果更好,可我妈有高血压,糖尿病,胃病,胆又切除了,不能来,她必须一日三次打胰岛素,那针要放在冰箱里冷藏,现在天气又很热,关于我妹的情况,阿欣更清楚,你先与她联系,我24号早晨就到北京!
我23号到北京,在朋友那里玩了一天,24号的早晨,我和阿娟约好在天安门广场见面,进入天安门广场是要过安检的,过安检时保安看到我的包里有纸张,就让我开包检查!我告诉他只是一些资料,他说:就是要检查纸张,有些人违规上访,到天安门广场闹事,散发传单等等,会造成不好的影响的!当那个保安看了看我所带的资料,都是些关于传销的问题的,于是就问我:你是做什么工作的?我把我们的工作证拿给他看,告诉他我是反传销的,今天在广场见一个人,然后帮助她劝说她的妹妹,给她的妹妹做反洗脑工作!他看了看,听我说完之后说:我知道你们的,你们在武汉,民间组织是吗?你们做的很好!由于时间的关系,我们简单的聊了几句我就离开了安检处!在国旗围栏处见到了阿娟,半个小时之后阿欣也到了!我们商量好先由阿欣打电话给笑笑,说她邀约的一个网友过来了,让阿欣来带朋友,我们想以这样的方式来和笑笑见面来展开劝说,阿娟和妹妹笑笑的关系已经不是很融洽了,她俩还不能够见面!其实阿欣以前的做法,在他们的组织里肯定是会有疑心的,所以我很担心笑笑能不能单独的出来,如果不能单独的出来那就没有办法了,如果来的是两个人,那样最好是不要劝说,即使劝说,难度会很大,一般是不会等把我们要说的说完就会离开的,而我们的劝说时间一般是4个小时左右,才能把传销组织所有的漏洞和骗局全部讲完。果不其然,笑笑说有事不能来,让笑笑想办法把我带到廊坊去,还说既然阿欣不能把我带到廊坊,那她过来了也是没用的!就这样,我们在当天没法见到笑笑了!由于阿娟是当天到的,坐车坐的很累了,于是就找了一家宾馆先休息,我一边又教阿欣如何给笑笑发信息,想办法让笑笑一定过来!就这样,一天的时间过来了!到了晚上的时候,笑笑终于决定第二天过来,而且是两个人一起过来,和他们组织中一个快到科长的大主任,我告诉阿娟:两人不是不可以劝说,只是难度很大。我只能说会尽力去做。在没办法的情况下,我们只能答应了笑笑的要求!
25号的早晨,我们早早的起床!由于笑笑从廊坊过来时到北京站,我们就早早的坐车来到北京站等她,原本说10点钟左右就会到,结果我们等到11点还没来,12点还没来,1点的时候才说在车上了,火车晚点了马上就到,1点40的时候,笑笑他们俩人到了,我让阿欣去接他们,然后带到离火车站不远的一家餐厅(在餐厅那样的环境中一般是不适合劝说的,但是阿欣提前给笑笑说过我要请他们吃饭),然后我在进去!坐下来之后,相互介绍了一下,点了几个菜,随意的聊着,我等着阿欣介绍我以前做过他们那个行业,可阿欣不只是不知道如何开口,还是在等时间,就是不说,我等的很着急,因为在这样的场合劝说,时间是非常宝贵的,没办法的情况下,我直接问他们在那边做什么工作,笑笑不说实话,只是按照他们在组织中一概的谎言去打发了,没办法,我只好又去问阿欣,阿欣很小声的说在做叫做中绿的网络直销,我故作惊讶的接过阿欣的话慢慢的展开了劝说,起初的笑笑还不承认,慢慢的就和我争论起来了,都是传销组织里的那一套,我一点一点的去给她解释,和笑笑一起来的那个男孩子找借口去卫生间,我知道他是给组织中的人去发信息寻求帮助,但我们没办法,我是个外人,不可能把他的手机拿下来,就这样,我一边给笑笑分析一边眼睁睁的看着那小子一次又一次的去卫生间给他们组织里发信息!那小子回来之后就用家乡话催促笑笑,我虽听不懂,但能够从他们的表情中看的出来!期间,笑笑告诉我,在今年春天的时候她就被朋友叫去香港做‘亮碧斯’(由于一国两制,亮碧斯在香港是合法的,但是如果在大陆操作,按照大陆的法律就属于传销了,浙江,广东,福建有很多人都去香港做,但是根本就没有办法去发展),投入了一两万元钱,做不下去就回来了,后来又被朋友邀约去到湖南娄底去做‘天狮’,由于当地政府的打击散伙了,后来就被朋友邀约到廊坊,现在做中绿,但‘亮碧斯’还没有放弃。那个天狮是‘假天狮’不能做的!3点多的时候,笑笑终于做不住了,起身就要离开,任由我的挽留,没有一点做用,阿欣在旁边也只是傻傻的看着,没说一句话,当他们离开的时候,我赶紧告诉阿欣去拦住他们,做最后的尝试,然后我一边给在外面的阿娟发信息,几分钟之后,阿欣在外面给我发来信息说劝不回去,我只好把帐一结出来找他们!
我出来后就看到阿娟抱着妹妹痛苦,我走向前去向在尝试的做最后的努力,可是没用,她姐妹俩的情绪都很激动!我告诉阿娟说可以带她到当地的工商局去求证,阿欣告诉我没有时间了,阿娟买的当天下午6点回广东的车,就这样他们拉着笑笑赶往北京西站,晚上,我买好车票在等车的时候,阿娟又给我发来了信息:在车站的时候,她(笑笑)说要走一定要带她男朋友走,她男友打的过来了,我上车了,没见到他,其实他男友多带了一个男的来的,我买了她的票,阿欣去退,退票的说检票前退才行,白白浪费我的钱,我妈哭的那么厉害要做手术,她都不愿意回去,她太没人性了!
我很难过,但是没有办法,不是我没能力,而是至始至终都没有一个适合劝说和反洗脑的环境!大老远的来到了北京,阿娟不甘心不劝说,我更是不甘心!
                                                                                                                                                  铭剑反传销

最新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进行回复登录
客服中心
联系方式
027-82298432
13387545998
13317134166
- 反传销咨询救助彭老师
- 反传销咨询1号魏老师
- 反传销咨询救助朱老师
- 反传销咨询解答杨老师
- 反传销办公室咨询员
反传销微信咨询加我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
点击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