刑事案例-案例六十七井长羽(方玉春、张兴和吉林体系)组织领导传销活动案

28、被告人黄秀英的供述和辩解,其于201111月经孙建平介绍,在北海市农行办理银行卡,将7万元交给沈丽霞后正式加入“海宁体系”,行业名“金丹”。其直接上线是孙建平,孙建平直接上线是沈丽霞,再往上是王丽霞,孙建平直接下线还有孙建书,黄昌伟。其直接下线是赵伟、杨秀梅、孟庆艳,其直接或间接下线有50人以上,参与运作获利20多万元,所有的提成都是通过银行发放到参加时所办理的银行卡上。每个月的月初发放。杨秀梅也是A级老总,杨秀梅下线是张秀生。体系的最大老总是“海宁”和“留香”。

29、被告人沈丽娟的供述和辩解,其于20116月经其胞姐沈丽霞介绍加入资本运作海宁体系,行业名“金也”,直接上线是杨柳,其直接下线是刘松菊(金日)、万秀杰(金杰)、王宝海;其中万秀杰下线是张红艳、赵淑清、王诗

翔;刘松菊下线是沈铁良、闵丽艳、张广禄。参加传销获利20多万元。

30、被告人杨秀梅的供述和辩解,其于201111月经黄秀英介绍发展,黄秀英带其到北海的农行开了银行卡,开卡后将交7万元现金给黄秀英,填写申购单加叭资本运作传销体系,其行业名“金宁”,其直接上线是黄秀英,黄秀英的直接上线是孙建平。其直接下线是张淑贤、张英芝、张秀生,2012年末升为A级老总,升总时“宇路”带其到北海的工商银行总行办了一张带有u盾的网上银行卡,其伞下人员50人以上,参与资本运作获利30万元,所有的提成都是通过银行卡发放到工资卡,每个月的月初发放。

31、被告人刘松菊的供述和辩解,其于201167月份经沈丽霞介绍,后杨柳带其到北海农行网点办理银行卡,沈丽霞她们帮其交70000元后加入资本运作体系。一个星期后其文夫沈铁良又来到北海加入资本运作体系。20125月,沈丽霞打电话让其发展下线加入形成经理线,其将儿子的房屋出卖得款29万左右,将钱分几次汇给沈铁良、沈丽霞、沈丽娟、杨柳。其直接下线是沈铁良、闵丽艳、张广绿,间接下线沈世勤、周风霞、张玲。201211月底,其与爱人沈铁良一起升总到南宁,升总到南宁之前在北海办理过一张工商银行卡,办好后将卡和密码交给带其办卡的人。参与资本运作获利90多万元。

32、被告人杜绍琴的供述和辩解,其于20114月经杨桦介绍加入资本运作“海宁体系”,行业名“金币”。其直接上线是杨桦(行业名“金卡”),其发展腾树兵、腾树臣、王茂军3名直接下线,其中:(1)腾树兵直接下线是杨建峰,杨建峰下线是杨都爱;(2)腾树臣下线是腾菲,腾菲下线是杨群涛;(3)王茂军下线是高绪红、张玉才。资本运作行业是通过介绍发展新人加入领取直接或间接提成,不同级别的业务员介绍发展新人加入获取的提成不一样,具体标准行业内有规定。行业还规定每个人交纳70000元,介绍发展新人只能有三个直接下线。体系是按照一定的公式来计算提成,交纳70000元之后,一个月之后可以提成19700元,每直接发展一个下线可以提成6031元,体系发展29个下线可以升为老总,其于20134月升总,获利二十万元。

33、被告人王守芝的供述和辩解,其于20114月经董惠群(行业名“海汇”)邀请来到北海,交70000元加入了资本运作东北体系,行业名“海莲”。其直接上线是董惠群,直接下线是尹连太、任怀英、来庆海,其中来庆海的伞下约有25人。其于20124月封单升总后到南宁去居住,参与资本运作至今获利2030万元。

34、被告人姜兴光的供述和辩解,20113月,其经周淑春介绍了解到“资本运作”以人际关系为基础,通过发展下线,并从自己发展体系人员直接或者间接获取一定的比例提成;采用“五级三晋制”对参加人员进行分类管理。其到北海办了银行卡存入7万元,加入资本运作体系,其行业名“英杰”,直接下线是姜永文、于向和、吴国军。其于20134月升总,伞下大概有一百六七十人。其间接下线升总的有佟维平、张荣霞。其不知道的上线是谁,其直接单线与周淑春联系,行业上有什么活动是周淑春打电话告诉其。其于201212月在上海金额付款购买了一辆奔驰S300,车牌号是桂ALL777

35、被告人朴春益的供述和辩解,其于200811月在北海市由方玉春介绍加入资本运作传销组织,行业名“海纳”。其上线是林顺玉(老总A1级别),林顺玉上线是林永,林永的上线是方善女,方善女的上线是方玉春。其发展了朴京淑、李仁范、葛芳为直接下线。其已晋升老总但尚未领到老总工资。

36、被告人庄辉的供述和辩解,其经被告人盛立花发展其加入传销组织,行业名“一军”。其上线为盛立花、下‘线为关静霞等人,其发展下线达几十人,已经升总,其负责协助盛立花在北海市的管理工作,民警在其家中收缴到的体系图是其本人按真实情况绘制。盛立花是伞尖,姜晓龙、李锡基是管理日常事务的大家长,范龄月负责体系内工资核实发放等;周敬文、陈风云、李明红、杨淑霞、吴晓霞、车跃千、刘颖、田中华、金哲光、马静、关静霞、李锡基、冬麦、孙桂珍均是老总。

37、被告人周淑贤的供述和辩解,其于200911月到北海,第三日周淑春让其到工行办了一张银行卡,卡由周淑春持有,在北海还办一张农行卡,该卡也是周淑春持有。20135月其到南宁居住并帮周淑春做家务。在其家搜出的传销资料不是其所有,其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参加资本运作。

38、被告人佟维平的的供述和辩解,其于2009年在北海市经王士吉介绍加入传销组织,行业名“佟锁”,直接上线是王士吉,直接下线是吴春华、石琴、石有,发展的间接下线有吴春生、吴春和、佟维志、佟维忠、徐荣国等人,伞下人员约50人,20114月升为老总。获利30多万元。方玉春、张兴和是体系的老总。其加入传销后,为了尽快发展起来,复印吴春华居民身份证以他的名义申购了一份。

39、被告人金哲东的供述和辩解,其于2010年下半年经井长羽发展加入传销组织,其上线为井长羽、直接下线为金哲光、孙美荣、李敏,其是老总级别,获利30多万元,伞下有50多人。

40、被告人孙建书的供述和辩解,其于20121月经孙建平介绍后在北海工行办理了银行卡,将70000元交给孙建平,填写申购单加入资本运作“海宁”体系。其行业名叫“金合”,其用杨英姝、田华新、女儿前男友的哥哥身份证帮他们交了申购金作为其直接下线,“金玉”下面是她爱人,再下面的是“金玉”的胞弟,田华新下面是田乃芬,田乃芬下面是田华忠,女儿前男友的哥哥下面是田烽,田烽下面是她的前男友。其于20134月升总,由孙建平来北海接其到南宁,升总到南宁后其将在北海办理的工行卡交给其女儿,具体获利多少不清楚,其认识体系里的沈丽履,吕洪刚。吕洪刚是体系的最大老总,负责发工资。

41、被告人沈铁良的供述和辩解,其于20119月经沈丽霞介绍,其在北海工行开设一个账户,201196向其推荐人沈丽娟交了7万元申购款,正式加入.“海宁体系”资本运作。其行业名叫“金中”,直接上线是刘松菊,其发展贾利君、刘凯、黄建华,其伞下的陈局慧是沈丽霞安排的。其于2012l2月升为A1级老总,升老总时,有个男人带其到北海市湖南路东海市场附近的农业银行办了一张银行卡,办完之后他把卡拿走了。其参与资本运作获利将近30多万元,都是通过银行转账到其工商银行卡上,每个月的月初发放。其认识体系内的A1级别老总有沈丽霞、杨桦、杨柳、沈丽娟、陈局慧、黄建华。

42、被告人张秀生的供述和辩解,其于201111月经杨秀梅介绍,办理工行卡后将7万元交给杨秀梅,填写申购单加入资本运作“留香”体系。其行业名“金生”,直接上线是杨秀梅,其用朋友长国锋的身份证帮他交了7万元申购金发展成为直接下线,还发展了张冬梅、李少红两名直接下线,后期还帮张淑贤、杨秀燕拍了两份单。其于20134月升总时“金取”来北海接其到南宁,其直接或间接的下线有四十多人。参与资本运作获利都是通过银行直接汇到其在北海开的工行卡。升总到南宁之前在北海的一家银行办了一张银行卡,办完之后将卡和密码交给上面。体系工资是“留香”发放。

43、被告人柴守祥的供述和辩解,其于200911月经隋黎光介绍来北海加入资本运作传销组织,行业名“昊田”。其直接上线是隋黎光,其发展李芳、李芬、柴守林、王艳、孙运生等人为下线,2010年又建立另一条支线,发展了路佩杰、李忠良为直接下线,其封单升总但未领过老总工资。

44、被告人刘云的供述和辩解,其于2010年底经“海宁”介绍来到北海交6.9万元加入“桦甸”体系资本运作传销组织。其直接上线是“洪哲”,其发展刘佩臣、“天喻”、“海英”三个下线,其于20127月升总。“桦甸”体系有

1000多人,其伞下约50人。参加传销其获利50多万元。尾号为6906工行卡是其在北海办理后连同u盾交给上线“洪哲”的。

45、被告人陈发的供述和辩解,其于20102月经张兴海介绍加入“东北体系”,被安排到李某华的下线,行业名“发展”。下线是陈军、陈跃香(钱是上线垫付)、一名金姓男子(上线安排),部分人是其借用身份证拍单,20129月晋升为老总。获利45万元,购买了一辆奔驰E260轿车。“周杰”是老总级别。

46、被告人路秀珍的供述和辩解,其于20114月份经郑雅芳介绍参加资本运作传销体系,郑雅芳带其到合浦农行办理银行卡,其出资两万元,郑雅芳帮其垫纣5万元,共交了7万元。其行业名“路森”,其直接上线是郑一波,郑波上线是郑亚贤,郑亚贤上线是郑雅芳,其第一个直接下线是黄涛,黄涛下线是黄丹、孙艳芬,黄丹下线是红军、道长和一名姓张的黑龙江男子;第二个下线是黄喜福,黄喜福下线是于秀风、郭艳平、姓袁的黑龙江男子;第三个下线是王成富,王成富下线是刘加义。下线发展达29人就有资格升总,其于201210月份升总,其伞下100多人,升总后提成100多万元。黄涛、黄丹、黄喜福三人是其拍单。

47、被告人孙加祥的供述和辩解,其于20083月由“张三”介绍来到北海加入资本运作传销组织,“张三”把他安排在一个“老太太”名下,他的直接上线是“老太太”,2012年时候升总,参加传销及升总时均办过银行卡。

48、被告人黄建华的供述和辩解,其于201112月经沈铁良介绍参加资本运作。其行业名叫“金中”,直接上线是沈铁良,沈铁良的上线是“金日”,其发展了孙会山、孙会民、黄建英三名直接下线。其中:(1)孙会山的直接下线是孙建军、孙诗柏、黄建春,孙建军的下线是朱立明,黄建春的下线是孙成阳、张臣,孙诗柏的下线是赵丽梅;(2)孙会明的下线是姜亚兰,姜亚兰的下线是王中正,孙会山、黄建春、黄建英、孙建军、孙成阳、张臣都是其出钱以他们的名义加入体系的,其于20134月升为A级老总,获利20多万元。其加入资本运作后在北海办理了工资卡,所有的提成都是通过银行发放到其加入资本运作之后在北海办理的工资卡上,每个月的月初发放。其升总时在北海还办了一张农行卡交给上线,整个体系都是由吕洪刚(“留香”)负责管理。

49、被告人孙桂艳的供述和辩解,其于2010年春到北海,其交了70000元申购款(其中自己出30000元、向孙敏杰借40000)加入资本运作传销体系,推荐人孙敏杰是其直接上线,其发展张幸、张忠勇为下线。孙敏杰直接上线是“二姐”。其不知道自己是如何“升总”,孙敏杰叫一个称为“二哥”的男子带其去农业银行开卡,其将卡和U盾交给了“二哥”。

50、被告人李玉艳的供述和辩解,其于20118月经张云成介绍交了70000元,在北海大道农业银行办理一张银行卡之后正式加入东北体系资本运作。其行业名“文燕”,上线是张云成(行业名“海吉”),直接下线是于杰、李玉秋等。其于2012年的78月份封单升总,伞下几十人。参与资本运作至今获利20万元左右。

51、被告人孟庆军的供述和辩解,其于2011年在北海由许雷介绍,交了69800元给许雷加入资本运作老东北体系传销组织,行业名“才旺”,直接上线是许雷,其发展刘化军、侯凤明、高国明为直接下线,后来又发展李自然为刘化军的下线。其是老总但没有拿到老总工资,伞下有几十人。其参加资本运作总获利6万元左右。

52、被告人杨淑平的供述和辩解,其于201112月在北海市经张凤玲介绍加入资本运作传销组织,行业名“仙平”。其上线是张凤玲,张凤玲的上线是“天鹏”;其下线是杨书清(“神”)、程从华(“明义”)、杨家玲。其认识的上线有“海纳”、“明仁”、“方向”,下线有裴维莉、宋芙华、孟庆军、徐红等人。其已经封单升总,其伞下32人,获利93000多元。其伞下的杨书清、裴维莉、史子祥封单升总。

53、被告人裴维莉的供述和辩解,其于20123月在北海市由杨书清介绍加入神奇瘦传销组织,行业名“仙花”。其上线是杨书清、杨书清的上线是杨淑平、杨淑平上线是张凤玲,其直接下线是史子祥、裴彩亚、李凤玲,间接下线有刘少粉、薛样霞、卫莉、沈明、刘为才、戚清林、宋丽霞等人,伞下有40多人,20126月升为老总级别,但一直未领到老总工资。其认识朴春益(“海纳”)

54、被告人周建国的供述和辩解,其于20114月经左光介绍后在北海办理银行卡,将4万元交给左光,左光帮其垫3万元,填申购单正式加入资本运作体系。其行业名“阳光”,上线左光,其发展周立英、胡立华、王德3名直接下线。体系内发展29个下线,升为老总,其于2013526晋升总,伞下人数约50人。升总时左光与其一起去南宁,到南宁后租住在东方广场南二栋一单元8A1室,其在不同的人家里不定期组织大家进行学习,讲讲经验,谈谈各自的看法。其参加传销组织获利约15万元。周淑春(行业名“周杰”)是体系内最大的老总。

55、被告人千永哲的供述和辩解,其于201010月经曹林权介绍和发展加入北海市“纯资本运作”传销组织,201111月晋升为老总级别,其伞下人员层级超过3级,人数超过30人。其参与传销获利一部分用于生活支出,20126月购买一辆宝马520i轿车(车牌桂AET523)

客服中心
联系方式
027-82298432
13387545998
- 咨询2号朱老师
- 咨询6号魏老师
- 咨询救助彭老
- 咨询解答杨老
- 办公室咨询员
- 合作、建议
- 投诉、建议
腾讯微博
新浪微博
反传销微信咨询加我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
点击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