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天狮传销内幕(十九章)暴富=报复

我咬牙问,“何玉琼,你为什么要这样做?”
何玉琼的脸色暗淡下来,“这是我可以继续在行业做下去的机会。我一定要把你留下。”
“是因为你和张秋缘的事?和我有什么关系?我暴怒,“滚!”
何玉琼扑上来,抱着我大哭,我心情越发烦躁,推开她,并用力揣了她一脚,她倒在地上,抱住我的双腿,我谇不及防,被她拉倒在地。我们在地上混战起来,何玉琼边哭边叫,“我老公打我了,不要我了。”
我大声辩解,“我不是她老公。”
“你不是她老公也不能打他呀。”两个警察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我身后,把我们拉了起来。我的头发被何玉琼扯乱了,还扯掉了了一大把,眼角发热,眼睛都睁不开了,也是被她用长长的指甲抓伤的。连衬衣也从裤腰拉了出来,腰间火辣辣的,我伸手一摸,满是鲜血。
再看何玉琼,头发凌乱,胸前的扣子也被扯掉了,露出一半。我转头看见唐亮正死死的抱着丁菲,丁菲动弹不得,正和唐亮吵着。我语无伦次的对警察说,“他们是做传销的,刚吃了我的火车票,我要回家。”
乔万里走过来,掏出自己的身份证和暂住证给警察看,直着我对警察说,“他是我的表弟,那个女孩是他老婆,只是摆过酒席,没拿结婚证的那种。表弟又找了个女人,他老婆是来找他的。你们不要管,我们自己解决。”
警察命令我拿出身份证和暂住证,仔细看了看,狐疑的说,“是这样的吗?”何玉琼赶紧点头。乔万里急忙用力拉着我向外走去。乔万里的力气很大,我不得不随他走出车站。一回头,丁菲也被唐亮和何玉琼架着走了出来。
在车站广场坐下,我实在无法控制自己暴怒的心情,呼吸非常急促。忽然,我看见马风,王艳,甚至还有周涛等人就在广场。马风走过来,假装关心的问我,“发生了什么事?”我不想理他,低下头。王艳说,“胡老板,也许是何玉琼太在乎你,才做出如此举动。既然回不去,先回寝室在说吧。”
我大声说,“你们真卑鄙,我不回去。”
王艳哼了一声,“谁卑鄙现在还很难说啊。胡老板,你还记得学心态课时,领导要求你们把家里的联系电话以及一切有联系的亲戚,朋友,同事,情人等等的联系方式和地址写下来交给领导,现在我们才知道你留下的联系方式和地址全是假的。你早就预谋好逃跑了。你真有心计。说到卑鄙,你更卑鄙。“
我说,“那是你们控制老板的方式,我才不上当呢。”
王艳威胁我,“我早和你说过,我们是暴富的行业,也是报复的行业。谁阻止我们成功,我们就要报复他。”
我说,“你们到底想怎么样?”
周涛站的稍远一点,说,“先回去吧。”
我假装腰间很痛,哎呀一声,丁菲跑了过来,满脸泪痕的问我,“你怎么了?没事吧。”我紧紧握着丁菲的手,歉意的说,“对不起,表妹,我害了你。”
丁菲说,“不,我不怪你,传销真是害人的东西。我们回家吧。”
周涛他们骑上单车,前前后后的离开广场。唐亮扶着何玉琼,关切的说,“何老板,辛苦了。”何玉琼笑了一笑,说,“不辛苦。”唐亮扶着何玉琼缓缓向前走去,丁菲搀着我的手,沿着公路望健身公园方向而行,乔万里则紧紧跟在我们身后,我们被他们夹在中间。夜色中,我内心的恐惧象夜幕一样弥漫,再看表妹,一脸茫然无助。我歉意的对她说,“丁菲,我害了你啊!”丁菲摇头,说,“表哥,我不怪你,我现在真的知道,传销是害人的东西,我以后一辈子也不想接触它。”我们的手紧紧相握,当时天气已经很寒冷了,丁菲的手心沁出了汗水,身体也微微颤抖,我明白表妹已陷入无边的恐惧之中。我无法预知回去后等待我们的是什么,但我清楚如不设法逃离,我们的命运难料。
我用眼角余光瞟了一眼身后的乔万里,他正停下来点烟,前面唐亮在为何玉琼输理散乱的头发,这时,一辆的士正向我们慢慢行驶过来,我挥了挥手,的士加大油门开过来,唐亮听到异常,回头发现这一幕,大叫,“你们干什么?”乔万里猛地扔掉烟头,飞奔起来。我们急忙拉开车门,钻了进去,急促的对司机说,“快走,打劫的。”司机也吓坏了,与此同时,乔万里也抢了上来,但司机更快一步,车已经启动了,乔万里气急败坏的用脚狠很蹬了车屁股一下,砰砰做响,丁非吓的大哭。
我透过车窗看去,他们三人还不死心,跟在车后用力奔跑,眼见追不上了,乔万里用武汉话大骂,“个婊 子养的。”我闭上眼睛,心里却有如释重负的轻松。
司机问,“你们现在要去报案吗?还是要去那里?”
我们的行李,按照以往的做法,肯定是丢在车站的行李寄存处,这样做是怕新朋友产生恐惧后丢弃行李,转而以抢劫的名义报警。我如去报警,很可能乔万里再次以亲戚的名义接我回去,这样一来我们又重入虎口。再想想,我们身上已经没什么钱,寸步难行。现在该怎么办呢?我的心情再次沉重起来。
“去义乌吧,我对司机说。司机狐疑的看着我们,“要去可以,先交100元钱吧。”
丁菲止住哭声,从荷包掏出一张纸币,我一看,是5元钱。我身上已经分文没有,这几天因为何玉琼的事情投币,加上领导催交生活费,我还向别人借了150元。工资肯定是拿不到了。我紧张的问丁菲,“就这了?”丁菲点头,“你来时没让我带钱,何玉琼带我的时候老要我请他们吃东西,钱都花了。”
司机漠然说,“对不起,请你们下车吧,我还要赚钱呢。”我看计价表上显示6元,正在犹豫,司机大方的说,“给5元算了。”于是我们下了车。
下车的地点是孔庙附近。此时街上已经没什么行人。我说,“没办法,先呆一夜,明天打电话叫人往银行卡打点钱过来在从其他车站坐车回家。继而安慰丁菲,“没事了,没事了,我们自由了哦。”
丁菲说,“我的电话停机了。”我忽然记起,我的电话也欠费了。我们连打电话的钱都没有了,现在处境是山穷水尽,一筹莫展。怎么办,难道我们就要饿死在衢洲街头吗?
唐亮扶着何玉琼缓缓向前走去,丁菲搀着我的手,沿着公路望健身公园方向而行,乔万里则紧紧跟在我们身后,我们被他们夹在中间。夜色中,我内心的恐惧象夜幕一样弥漫,再看表妹,一脸茫然无助。我歉意的对她说,“丁菲,我害了你啊!”丁菲摇头,说,“表哥,我不怪你,我现在真的知道,传销是害人的东西,我以后一辈子也不想接触它。”我们的手紧紧相握,当时天气已经很寒冷了,丁菲的手心沁出了汗水,身体也微微颤抖,我明白表妹已陷入无边的恐惧之中。我无法预知回去后等待我们的是什么,但我清楚如不设法逃离,我们的命运难料。
我用眼角余光瞟了一眼身后的乔万里,他正停下来点烟,前面唐亮在为何玉琼输理散乱的头发,这时,一辆的士正向我们慢慢行驶过来,我挥了挥手,的士加大油门开过来,唐亮听到异常,回头发现这一幕,大叫,“你们干什么?”乔万里猛地扔掉烟头,飞奔起来。我们急忙拉开车门,钻了进去,急促的对司机说,“快走,打劫的。”司机也吓坏了,与此同时,乔万里也抢了上来,但司机更快一步,车已经启动了,乔万里气急败坏的用脚狠很蹬了车屁股一下,砰砰做响,丁非吓的大哭。

客服中心
联系方式
027-82298432
13387545998
- 咨询2号朱老师
- 咨询6号魏老师
- 咨询救助彭老
- 咨询解答杨老
- 办公室咨询员
- 合作、建议
- 投诉、建议
腾讯微博
新浪微博
反传销微信咨询加我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
点击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