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城传销案:博士后为传销组织设计软件传销网络得以迅速蔓延高科技高学历竟成传销帮凶

聊城传销案:博士后为传销组织设计软件传销网络得以迅速蔓延高科技高学历竟成传销帮凶

一些具有高学历、高智商的人以为凭借自己的聪明能够逃避法律制裁,因而知法犯法,但最终都应验“聪明反被聪明误”这句老话。

  30岁的吉林省某网络公司技术骨干丛某,是东北某高校计算机专业博士后。2002年,丛某为武汉新田传销网络6名传销头目研制开发出名为“小财神”传销网络系统的操作软件,并使广州天冀公司生产的“蝶贝蕾”牌化妆品借助这一软件在全国16个省份广为传销。

  至案发时,这一传销网络涉及总人数已经超过50万人、总金额近20亿元,地域范围涵盖大半个中国。丛某通过将“小财神”程序刻制成光盘,以每套1万元至5万元的价格向各地传销组织销售,从中获取非法收入500多万元。

  法网恢恢,疏而不漏。这起传销大案经山东省聊城市检警双方历经半年的协同作战,终于告破。

  9月16日,聊城市东昌府区检察院对涉嫌非法经营罪的王某、赵某等3人依法批准逮捕,至此,共有31名犯罪嫌疑人被批准逮捕,其余涉案犯罪嫌疑人也在进一步审查中。

  一个举报电话

  今年3月1日晚10时,聊城市东昌府区经侦大队突然响起一阵急促电话铃声:“我是‘110’指挥中心民警,刚才接到一外地女学生求救电话,说是被骗进传销窝点,请求解救。”

  5分钟后,经侦大队10名民警奔赴现场,在一间民房内发现了与该女学生同居的严某。屋角一套名为“蝶贝蕾”的化妆品引起了民警的警觉,因为低级传销人员不可能有传销产品,也不可能单独居住。

  民警初步判断,严某可能是一条“大鱼”。经初步讯问得知,22岁的青岛某大学在校生严某是“蝶贝蕾”传销网络的一个B级头目。根据严某的交代,警方随后又连续打掉3处B级传销头目窝点,并将缴获的一台电脑的密码破解,100多名下线清晰地呈现在警方眼前。

  3月25日,警方成功将A级传销头目李化、李实抓获,并查获名为“小财神”文件的闪盘两个。在随后几天里,警方选调电脑专业人才对两个“小财神”闪盘昼夜破解,均因程序复杂而未获得成功。经侦大队又聘请电脑专家历经数日研究,终于破解了网络终端——办案民警发现了一个完整的数据库。经过解读数据,办案民警发现,这个名为广州天冀公司的“蝶贝蕾”化妆品非法传销组织,拥有50余万名传销人员,其中A级头目近百名,总涉案价值高达20亿元。正是利用“小财神”操作程序,传销网络很快在黑龙江、内蒙古、河北等十几个省区迅速蔓延开来。

  博士后成为传销“高参”

  案情重大,引起有关领导和部门的高度重视。聊城市和东昌府区公安机关迅速成立了侦破“3·01”传销大案领导小组;东昌府区检察院指派侦查监督骨干人员提前介入并引导侦查活动,及时掌握了各种第一手证据,为快速审查批捕工作做好准备。

  4月5日晚12时,聊城警方经过3昼夜艰苦侦查,将一名名叫丛某的关键人物抓获。此人现年30岁,博士后,系吉林省某网络公司技术骨干。经审查,办案民警弄清了这一传销网络的来龙去脉和发展过程。

  早在2002年初春,武汉新田传销网络的苏某、李某等6名B级头目,合谋脱离原传销网络总头目沈某的视线,辗转找到丛某,委托其设计传销网络系统的操作程序,并利用该程序每月给传销网络集团制作销售业绩单。身为博士后的丛某经数十次研究,为苏某、李某等6名传销头目研制出名为“小财神”传销网络系统的操作程序,在全国16个省份发展成广州天冀公司“蝶贝蕾”化妆品传销网络。

  随着传销网络的迅速膨胀,一些传销头目为获取更大的非法利益,纷纷独立操盘。丛某又将“小财神”程序刻成光盘,以每套1万元至5万元的价格销售,从中获取非法收入。

  丛某“小财神”闪盘的出笼,为传销组织插上了高科技的翅膀。因经济利益分配不均,“蝶贝蕾”传销集团内部矛盾进一步激化,一些传销头目另立“山头”,扩展自己的网络系统。到案发时,“3·01”传销大案传销网络已发展为广州天冀、天津天狮、贵州虹跃、深圳顺业4个传销集团。

  一批高级别传销头目浮出水面

  东昌府区警方破解“小财神”两个闪盘后,一批高级别的传销头目纷纷浮出水面。

  如何尽快将传销头目缉捕归案,成为破获“3·01”传销大案的关键。为此,东昌府区检警两方通力协作,制订了以情报信息研判为主导,以抓捕大头目为重点,彻底打掉传销组织网络的行动计划。

  4月20日至26日,该网络3名A级头目被抓获。5月27日,4名A级传销头目、11名B级传销头目在天津被擒。6月至7月,抓捕民警辗转长春、威海等地,行程数千公里,将8名A级传销头目抓获。至此,“蝶贝蕾”传销网络土崩瓦解。

  8月11日,民警南下上海,成功将“贵州虹跃”10名涉案人一网打尽。经东昌府区检察院审理查明,其中两名犯罪嫌疑人非法经营数额分别为5026万余元、2970万余元,发展下线人数分别为1万余人和7000余人。

  8月20日晚,又有3名A级头目在中俄边界一深山老林里被抓获。

  在此期间,“贵州虹跃”东北地区传销老总邰某迫于打击压力,向贵州省公安机关投案自首。邰某交代:为使传销活动披上合法化的外衣,2005年,“蝶贝蕾”的一些团伙加盟了贵州虹跃集团的一家下属公司——贵州虹跃药业有限公司。在加盟“贵州虹跃”时,传销头目与贵州虹跃集团签订一份经营合同。根据这份合同,传销团伙开始了“合法事业”。在这个“合法化”烟幕中,获利最大的是贵州虹跃集团。传销组织的“收入”,有37%作为利润直接归入贵州虹跃集团,而剩余的款项,还有近四成再以其他名目存入该集团的名下。

  8月25日,警方经过昼夜布控,一举将隐姓埋名藏匿的传销网络创始人之一、“贵州虹跃”传销公司华北局老总苏某抓获。东昌府区检察院审查批捕卷宗显示,2005年8月加盟“蝶贝蕾”的苏某从加入至落入法网,经手的资金高达两个多亿!

  9月15日上午10时许,在中俄边境绥芬河附近的深山老林中,3名被公安部挂号的“蝶贝蕾”传销大案A级头目落网。至此,36名A级传销头目、19名B级传销头目、62名C级传销头目落入法网。

  “3·01”传销大案凸显新特点

  透视“3·01”传销大案全景,东昌府区检察院负责审查批捕的检察官发现,传销犯罪有一些新特点。

  传销组织管理层人员智商高,法商低。智商高的人不一定就法商高,这一现象引起了人们的深思。高智商的人掌握比低智商的人更多的知识,如犯罪实施手段、领域和造成后果是一般人所无法比拟的。在“3·01”“蝶贝蕾”传销大案头目中,大学生学历的涉案人员占20%。如博士后丛某为传销头目研究开发“小财神”传销网络管理软件,“提升”了传销组织网络犯罪的科技含量,为公安机关侦查工作带来极大困难。

  传销人员投靠有背景的企业做保护伞。随着传销网络进一步膨胀,传销人员发展到一定数量后,传销集团头目因经济利益而产生矛盾的现象比较突出。一些传销头目纷纷离开原来的网络,另立“山头”,频繁变换传销产品,争相拉人马投靠有背景的企业做保护伞。

  暴力性增强。办案干警发现,网络中有些享有操盘权、有一定“死党”的B级头目,如打算另立“山头”被上一级别头目察觉后,将遭到毒打。传销组织驻扎的村庄,如东昌府区古楼办事处北关村村民反映,晚上经常有被打得头破血流的传销人员叫喊着跑出来。东昌府区检察院侦查监督科办案检察官分析认为,动用武力的情况有三种:一是对不愿入伙的新来人员;二是企图单干的传销人员;三是针对前来解救的人员。

  树立“神话人物”愚弄下线。为避免被集中打击,整个网络不再信奉共同的“精神领袖”、“成功榜样”,而是由各个传销分支根据需要在A、B、C、D、E五个不同的阶层树立不同的“神话人物”,以激励下线。比如被检察机关批准逮捕的王某这个分支,为了激励下面的人多拉“人头”,就在B级别中树立了白某这个“神话人物”。A级头目首先将网络中的C、D级别的骨干召集到歌厅或舞厅狂欢,几个小时后由A级头目将白某带出来,举行简短的介绍仪式后将其接走。一个月后,高级别人员从上线款中拿出20万元给其配备高级轿车,让白某开车出现在网络成员面前,给下级人员形成一种印象:升级后就等于“一步登天”,进入“天堂”。用这种“造神”手段来欺骗最底层的传销人员。

  打击传销任重而道远

  在谈及“蝶贝蕾”传销大案时,东昌府区检察院的办案检察官和公安分局的办案民警纷纷向记者介绍了当前打击此类犯罪遇到的“尴尬”问题,他们表示——

  抓捕主要犯罪嫌疑人难。主要犯罪嫌疑人往往躲在幕后,身居异地,遥控指挥,难以抓获。

  调查取证难。大规模的资金在传销网络各级传递、流动无任何凭证,认定犯罪所要求的证据获取困难。传销人员的反侦查能力和对抗性也不断加强,如A级对B级都是单线联系,A级头目的业绩不在业绩单上显示,他们平常不坐火车、飞机,只坐长途大巴。

  刑法处罚畸轻。东昌府区检察院公诉科科长杨震告诉记者:“刑法对传销并没有专门的罪名设定,我们只能将其归入刑法中的‘非法经营罪’,以此向法院提起公诉。刑法对非法经营罪‘情节严重和情节特别严重’没有作出具体规定,造成对传销人员处刑畸轻。”

  打击处理难。由于国家对打击传销尚未立法,也没有相关的司法解释,对一些正在“经营”的传销公司及时查处的难度很大。比如“3·01”传销大案,虽然警方抓获了部分头目,但是由于传销组织自身的运作机制仍在起作用,仍有不明真相的群众被骗进该传销组织。

卢金增 新代 广宏 胜军   

客服中心
联系方式
027-82298432
13387545998
- 咨询2号朱老师
- 咨询6号魏老师
- 咨询救助彭老
- 咨询解答杨老
- 办公室咨询员
- 合作、建议
- 投诉、建议
腾讯微博
新浪微博
反传销微信咨询加我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
点击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