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骗子大师 翟鸿燊、刘一秒

这次不是在“养生”领域,而是在“国学”领域,名字叫翟鸿燊,是一个和张悟本同类的骗子。

一、和张悟本一样,翟鸿森所有的身份都是假的。这个翟鸿燊自称是吉林大学毕业、北大清华人大的兼职或特聘教授,“美国国家

大学”教授,但所有的这些身份全都是伪造的。

二、张悟本冒充“中医世家”,号称自幼学医,俨然以“神医”自居,实际上是个半文盲。翟鸿燊冒充“书香门第”,号称四岁读

经,自称“国学大师”,实际上是个搞传销的,有网友揭露他曾因传销被刑事拘留。

三、张悟本行骗的书叫《吃出来的病吃回去》,人民日报出版社出版。翟鸿燊行骗的书叫《小孝治家,中孝治企,大孝治国》,辽

宁人民出版社出版。一看这提法对“孝”就连基本概念都没搞懂(详见后面的附录《如此国学应用大师》)。现在国人都已清楚,

张悟本那本书,对中医养生的基本知识一知半解,似懂非懂,东拼西凑,似是而非,完全是信口开河地忽悠。翟的书较之张悟本那

本更是有过之无不及。翟连国学的基本概念都没搞懂,最基本的学术训练和文化素养都没有,通篇东拼西凑,东拉西扯,不着边际

,胡诌八列,用一种类似张悟本的传销术忽悠国人。这样的文化垃圾居然堂而皇之的出版,真的令人不能不问,相关出版社,你们

还要不要点脸?

呼吁网友,呼吁国人,除了对张悟本、翟鸿燊这类骗子提高警惕、坚决抵制之外,更应该谴责唯利是图的出版社和媒体。中国目前

体制,出版社处于垄断地位,手里掌握着国家的出版资源,竟然出这样一些文化垃圾来忽悠国人,欺诈国人,因此我建议网友在揭

露江湖骗子的同时,强烈声讨这些无良出版社乃至媒体。揭露他们唯利是图的丑恶嘴脸,告诫国人勿再上当。

 

附:

如此“国学应用大师”

物质市场常见的欺诈是,将假冒伪劣商品包装成高档商品忽悠消费者,大把大把地骗钞票,例如三聚氰胺冒充蛋白,酒精兑水冒充

茅台,劣质烟草冒充中华,老鼠尸体冒充羊肉,此外还有苏丹红、黑心棉、吊白块,……

文化市场流行的欺诈是,将文盲、半文盲、江湖混混儿包装成文化大师忽悠求知者,也能大把大把地骗钞票。眼下就有一个典型的

例子,你出差去机场,在候机室的书店里经常会看到店员播放一些录像带招揽顾客,其中有一盘的作者叫翟鸿燊。这位翟鸿燊的作

品据说是运用国学智慧提升企业文化,于是被文化公司包装成“国学应用大师”。“国学应用大师”,听着很新鲜,大师又多了一

个品种,不仅有“国学大师”,还有“国学应用大师”了。

然而且看这位“国学应用大师”怎样应用“国学”:

1你看‘佛’字,左边是一个人字,右边是一个美元的符号倒过来,佛也是爱钱

的。

按:“佛”本来是“佛陀”的简称,是对梵文“Buddha”的音译。“佛”字在这里仅仅是借用它的音来翻译梵文“Buddha”(用今

天的汉语音译应读成“布达”),和“佛”字的结构毫无关系。这位所谓的“国学应用大师”不知道在哪儿听了点儿“拆字为解”

,就拿来风马牛不相及地瞎套,这样解释“佛”字,不仅闹出了大笑话,也是对“佛”的亵渎。

2 小孝治家,中孝治企,大孝治国

按:这完全是在混淆概念,把孝和忠扯到了一起。“孝”本来是儒家倡导的最根本的道德范畴,它专指对父母的敬奉,对父母之爱

的回报,这是一种伟大的血亲之情,容不得篡改、歪曲和阉割。对“企”或“国”也就是对国家和集体的道德态度,是一个“忠”

不“忠”的问题,扯不到“孝”上去。但是中国古代的封建统治者故意混淆“孝”和“忠”这两个范畴(《孝经》是典型代表),

专门玩儿以忠代孝的把戏,他们随意扩大这个概念的外延,不过是想把孝当成手段,把忠当成目的,他们让臣子尽孝的目的,完全

是为了对他们尽忠,所谓“忠臣出于孝子之门”。这位所谓的“国学应用大师”当然浅薄得根本就不可能意识到这个层面的问题,

他连基本的概念都没搞懂,就在那儿鹦鹉学舌,好像是在提倡孝道,实际上是对“孝”的亵渎。

3 没读过四书五经就不是中国人

按:听起来好像热爱传统文化,实际荒谬绝伦。请问不识字的中国人是不是中国人?一个人大谈国学,熟读四书五经,但是满肚子

男盗女娼;一个山中老农,文盲一个,连孔子是谁都不知道,但是他非常孝顺,你说哪个是中国人?我宁肯说这位山中老农更是个

真正合格的中国人。更为可笑的是,这位所谓的“国学应用大师”谈到传统经典,东一榔头,西一棒子,只言片语,支离破碎,驴

唇不对马嘴,一看就知道无论四书还是五经,他肯定都没读到一页以上。自己不读书,还虚张声势、煞有介事地教训人,真的令人

想起赵本山小品中讽刺的蒙事儿的大忽悠。

4 毛主席是什么人,那些评论他的人有什么资格评论他

按:这是一副十足的奴才腔。文革结束后,已经彻底否定了对毛泽东的“两个凡是”,已经彻底清算了个人崇拜乃至造神运动,不

仅对毛泽东,对任何人物,都应该允许人们自由地发表看法,这是现代文明社会赋予每个公民的起码的民主权利。这位所谓的“国

学应用大师”莫非又想让国人回到三呼万岁、三跪九叩的封建时代?回到“君要臣死,臣不敢不死”的专制社会?值得注意的是,

越是那种没文化蒙事儿的江湖混混儿,越是奴性十足,因为他们不学无术、胸无点墨,对社会没有丝毫的责任心,既无分析能力,

又无批判意识,目的只是忽悠人骗钱,这样对他们自己照葫芦画瓢的东西自然不加检点,专门宣扬一些陈腐不堪的东西毒化社会。

5 我研究了多年西方文化,最后还是中国的文化好。

按:他也真好意思!真是无知者无畏。你什么时候,在哪里研究的西方文化?你研究的是西方哪个民族、哪个时期、哪个流派的文

化?研究多年了,总应该有点研究成果吧!你的成果在哪里?你懂外语吗?至于他的这个观点,又是不知道在哪儿听来的陈词滥调

,清末的国粹派们就是唱着这种陈词滥调差点把中国唱亡了国。

6 牛顿当了一辈子科学家,最后改信了神学。

按:没见过这样的信口胡诌。牛顿一直是个基督徒,他研究科学的重要动力正是出于他的宗教热忱,这本是西方科技文化史的陈芝

麻烂谷子的常识。什么叫“改信了神学”?肯定是这位“国学应用大师”在哪儿抄袭抄错了,又闹出这样的笑话。闹出这样的笑话

来,他也好意思说他“研究了多年西方文化”

7 空间化时间,时间化空间

按:这话多深刻呀!但是这话可不是他的“语录”,这话别人已经说了千百遍了,他根本就不知道是怎么个意思就拿过来蒙人。翟

最可笑又最可耻的表现就在于很多话他根本不明白,就敢拿过来忽悠人。像这句“空间化时间,时间化空间”,和他的前言后语一

点都不搭界,冷不丁就冒了出来,还一句解释也没有(当然,就他那种浅陋不堪的思维水平根本无法理解也就根本无法解释这句话

的含义)。这足以表明他最起码的逻辑训练都没有(翟的所有忽悠,即便作为一篇小学生作文都不及格,因为他起码的逻辑都不懂

),哲学的常识都没有,完全是在唬人。我由此想到一位中学都没读完的“大师”(大概叫王大路吧)还不知道天文学、物理学为

何物呢,就在那儿大言不惭地忽悠什么“宇宙全息论”,看他讲的那些东西,第一是蒙昧,第二是蒙昧,第三还是蒙昧。翟和这样

的“大师”,正是“同一个战壕的战友”。

8 莱布尼茨的二进位是从老子、《易经》那儿学来的,……21世纪是中国人的世纪。

按:这是那些狂妄自大,宣扬狭隘民族主义和中华文化优越论的人津津乐道的说法。实际上荒唐可笑,有点见识的人早已对这样的

虚骄自大羞于出口,这位所谓的“国学应用大师”现在还拾人余唾,搞那种拙劣的煽情,已经不仅是愚昧无知了。我们中国人不能

刚吃了几天饱饭就忘乎所以,我们应该深刻检讨我们政治经济文化各个方面的缺陷和不足,以史为鉴,提高自己,发展自己,而不

能再沉醉于狭隘民族主义和中华文化优越论的幻梦中贻误自己。莱布尼茨提出二进位,自有西方伟大科学传统的培育,怎么可能看

看《易经》就发明了?莱布尼茨发明了微积分,《易经》诞生两千多年了,为什么我们中国人自己却始终没发明微积分?我们不但

没从《易经》里发明微积分,到了今天还在拿它来装神弄鬼占卜算卦骗钱。这不是很可悲吗?这位所谓的“国学应用大师”,对《

易经》就知道个阳爻阴爻,也好意思坐在那里装腔作势地大谈《易经》,这让我想起蹲在马路上流着鼻涕、淌着口水的算命先生,

面前摆着一个八卦图,都自称易学大师!这位所谓的“国学应用大师”对《易经》的了解恐怕还不如这些算命先生。

9电脑现在又变成了互联网,全世界一网打尽,那么网络的概念,最早是谁提出来的呢?还是老子,叫天网恢恢,疏而不失。

按:驴唇不对马嘴,这都挨得上吗?就是这种挨不上的话也不是他的创造,他是从另外一些江湖骗子那里听来的。如果说是老子提

出了网络的概念,那么两千多年了,为什么中国人就不发明互联网,偏偏让西方人发明了大赚我们的钞票?老子讲的“天网”是个哲

学概念,指的是宇宙规律,而互联网完全是个现代高科技概念,这点常识地球人都知道。能说互联网“疏而不失”吗,一有了病毒

,不光是“失”,干脆就瘫痪了。翟的忽悠中充满了这种东拉西扯,哗众取宠,经不起分析的东西。这位所谓的“国学应用大师”

对传统的鹦鹉学舌的吹捧,令我想起这样一个笑话:一位多年前的国粹派认为中国一切都好,西方一塌糊涂,如果说西方有什么好

东西,也都是从中国学去的。他举了一个例子,西方的多级火箭其实是中国发明的。那么我们中国发明了什么样的多级火箭?原来

是“二踢脚”!

10 仁者乐山,智者乐水,好的培训应该是游山玩水,

按:这又是风马牛不相及的哗众取宠。“仁者乐山,智者乐水”(《论语》中原话是“知者乐水,仁者乐山”)的意思是,仁者像

大山坚守于大地一样,坚守着仁的准则毫不动摇;知者像水一样,随类赋形,灵活变通,根本就不是指什么游山玩水。这位所谓的

“国学应用大师”对传统文献的所有引用,都是只言片语,这儿听一句,那儿抄一段,然后就不懂装懂,望文生义的胡诌八列。

11最傻的人就是把钱存银行的人。银行就是把不爱花钱的人,钱拿来,给爱花钱的人去花.

按:这是狗屁不通、毫不负责的胡言乱语。美国人是不傻,不光不把钱存在银行里,没钱都敢买房子,于是买出个金融危机。储蓄

和消费的关系是个互相平衡的关系,过度储蓄和过度消费都会出问题,这本来是个经济学常识,这位所谓的“国学应用大师”连这

点常识都没有,就敢在那儿胡说八道。很多人养老没钱呢,孩子上学没钱呢,生了病没钱呢,你让他那点儿储蓄花了,到时候你来

慈善吗?这位天天劝别人慷慨解囊,动机恐怕是都慷慨到他的口袋里。到企业忽悠骗钱狮子大开口是他的惯例,据说有一次讲课,

一看听课的有位做酒的企业家,居然死乞白赖地非要给人家的酒做代言人,搞得人家哭笑不得。真是利欲熏心,丑态百出。

上面是随便列举一些例子,这位所谓的“国学应用大师” 的录像,充斥的就是这样的东西。然而就是这样的东西,还大言不惭地搞

了个“翟鸿燊语录”。看他的语录,还真的有几条不错,但那恰好不是他的语录,而是孔子老子的语录被他掺进来,用他的“鱼目

”来混孔子老子的“珠”。此外,在他的忽悠中,和他毫无关系的企业案例,都被他煞有介事地剽窃到他的名下,这是不是不知人

间还有羞耻事?

然而,不管怎么包装,怎么忽悠,江湖混混儿就是江湖混混儿,用当年毛泽东引用过的一副对子来刻画这位所谓的“国学应用大师

”再合适不过:“墙头芦苇,头重脚轻根底浅;山间竹笋,嘴尖皮厚腹中空”。

统观这位所谓的“国学应用大师”的忽悠,开口便错,拾人余唾,东抄西凑,装腔作势,陈腐不堪,浅薄至极,望文生义、似是而

非,信口开河,自吹自擂,口谈道德,利欲熏心。他没有接受过起码的学术训练,没有一点稍微完整的文化知识,国学的门还没找

到呢!因此就只会半生不熟地摆弄几个国学的概念,做最低级的表演。真的是化神奇为腐朽!好端端的国学,在这位“国学应用大

师”那里已经被应用的面目全非,完全恶俗化,狗屎化了。

北京的夏天,您会经常看到光着膀子坐在胡同里的侃爷儿,他们东拉西扯,云山雾罩,胡诌八扯,不着边际,这位所谓的“国学应

用大师”原来就是这样一位侃爷儿。

一些沾过传销的人知道,那些传销者一本正经地胡言乱语,煞有介事地招摇撞骗,赌咒发誓地骗你没商量。这位所谓的“国学应用

大师”其实就是这样一种传销者。

特别应该指出的是,这位所谓的“国学应用大师”,根本就没上过大学,没有任何学位教育的经历,却带个学位帽照个标准像招摇

撞骗,还到处声称自己是北大、清华、人大的兼职教授或特聘教授,但是所有这些高校的头衔都是他冒充的。特别可笑的是,在他

的自报家门中,还有一个“美国国家大学”教授。听听这校名,真是吓死人。但是去过美国的人都知道,美国想办个大学,比中国

摆个小摊卖麻辣烫还容易。于是就有人利用这一点在美国注册大学(通常是无校园无资金无学生,俗称“野鸡大学”,就像我们的

“皮包公司”),起个吓人的名字,专门跑到中国来忽悠。翟所谓“美国国家大学”,盖亦此类。但就是这类学校,也未必聘翟这

种毫无学历的半文盲做教授,翟搬出这所大学来唬人,正好像他不知香臭地搬出文怀沙这位“泡沫大师”来炫耀一样,恰好暴露了

他的无知、低俗、江湖混混儿的真实面目。翟是在哪儿忽悠一次就自称是哪儿的教授(顺便说明,北大清华人大根本就没有也不可

能请这种半文盲来忽悠,请他忽悠的不过是和这些高校签约的培训公司,这种公司中有很多唯利是图,对企业家根本就不负责任,

专门和翟这种江湖混混儿搭伙忽悠企业家)。真的是“小人无忌惮”,如此公然地招摇撞骗,教育主管部门和有关高校应该追究一

下他的法律责任了!

文化界对这种所谓的“国学应用大师”自然是嗤之以鼻,不屑一顾。我之所以站出来给这位所谓的“国学应用大师”亮亮相,一方

面是“嫉恶如仇”,看到这种江湖混混儿肆无忌惮地糟蹋国学真的很气愤,另方面是看着那些受他忽悠的企业家真的很着急。企业

家们抱着对传统文化的敬意,对国学智慧的强烈的求知欲参加了各种国学培训,想通过国学教育提高自己的文化品位,升华自己的

人生境界,推进自己的事业发展,精神非常可贵,但竟然遭到这种江湖混混儿的捉弄,这令我愤愤不平,也令我深感忧虑。

由于企业家多半是国学的非专业人士,没有接受过有关传统文化的系统的常识性教育,特别是一些文化素质不高的企业家本来没有

接触过国学,缺乏基本的判断力和分析力,于是往往是他怎么说您怎么听,让他一忽悠还好像真那么回事。真正的国学没学到,却

从这种江湖混混儿那里买走了很多假冒伪劣。他在那儿胡说八道,您还在那毕恭毕敬;他在那儿把您卖了,您还在这儿帮他数钱;

他在那儿兜售文化的三聚氰胺,您还在那儿一个劲儿地赞扬味道鲜美,蛋白质含量高,有营养,实际上已经造成精神的结石,文化

的疥疮。最后是误了自己,也害了企业。可叹的是,一些企业家已经成了《卖拐》里的“范厨师”,被这些江湖混混儿忽悠得得团

团转,还要对他们说“谢谢呀!”

然而,居然也有烟台市委宣传部这样的党的宣传机构请这种江湖混混儿去忽悠,这就应该引起更大的警惕。过去有句话说:“严重

的问题在于教育农民”,现在看来,这句话应改为:“严重的问题在于教育官员”。

弥漫于社会的虚骄、浮躁、不认真学习,做表面文章,已经侵蚀到我们党的肌体,因此发生了党的宣传部门请江湖骗子兜售文化假

冒伪劣的现象。

将翟包装成“国学应用大师”的中介们,还应该说没有丧尽最后一点廉耻,他们实在不好意思称他为“国学大师”,但又要忽悠顾

客,于是发明了一个“国学应用大师”。现在有公司连这最后一点廉耻也不要了,为了忽悠更加有效,索性直接称翟为“国学大师

”“顶尖国学大师”“上师”了!一个一味忽悠骗钱的半文盲就这样被抬到了吓人的位置,再下一步就应该是“大仙”“法师”了

!这使我们想到近年报端披露的一些江湖骗子冒充中组部高官、冒充高干子弟,冒充将军,骗的某些干部和企业家团团转的事件。

区别仅仅在于行骗的领域不同,文化领域的江湖骗子甚至比商界和官场的江湖骗子危害更大,因为他们欺骗的是人们的灵魂,毒化

了人们的精神,

如果我们的企业家甚至党和政府的官员经常被这类江湖混混儿忽悠和误导,对他们个人真的是莫大的悲哀,对传统文化真的是莫大

的亵渎。

由于这类江湖混混儿主要是忽悠企业家骗钱,这里我愿告诉企业家朋友识别他们的几条标准。

第一,   你问他有没有学术著作(一看就是东拼西凑的东西当然不算),如果没有,你就

应怀疑他讲的东西的可靠性,他就肯定是在不着边际地胡扯。

第二,   你问他是哪个高校哪年毕业的,学什么专业的。如果没有系统的专业历练,多

半就是招摇撞骗(据说这个翟在某次忽悠中说他是吉林大学毕业的,这肯定是撒谎)。

第三,   你问他是哪个高校的教授,如果只宣传他是“客座”、“特聘”“兼职”,一大堆

“荣誉”头衔,不管是什么学府的,那都不算数,这些教授头衔、荣誉封号都毫无约束,毫无价值,随便什么人上嘴唇一碰下嘴唇

就可以封,甚至可以用钱买的。

第四,你听他讲的东西是系统的,还是东一榔头西一棒子乱扯,如果是后者,那多半就是驴唇不对马嘴地瞎忽悠。

面向企业家讲国学,包括向大众普及传统文化,有两种讲法:一种是深入浅出,一种是浅入浅出。深入浅出的意思是,你有一桶水

,才能给人一杯水,这是厚积薄发,耐人寻味,雅俗共赏,既普及了文化知识又提高了文化品位。深入浅出要求授课者自己要有系

统深厚的学养,这是一切对听众负责、对国学负责的学者所采取的态度。浅入浅出则是东抄西拼,一知半解,信口开河,哗众取宠

,充满常识性错误,专门靠媚俗、作秀、油嘴滑舌来吸引眼球。翟这种自己不学习又要忽悠人的所谓的“国学应用大师”,只能靠

这种浅入浅出来混饭吃。

问题是,那些江湖混混儿和包装他们的文化公司为什么敢于如此的肆无忌惮、毫无职业操守呢?

因为我们这个时代流行着一种“不要脸精神”。那些江湖混混儿和包装他们一起忽悠的公司遵循的逻辑就是:不要怕别人骂我们不

要脸,我们就是不要脸。

所以,我要把孟子的一句话送给翟鸿燊这种所谓的“国学应用大师”和包装他的文化公司乃至所有的江湖混混儿——孟子曰:“人

不可以无耻,无耻之耻,无耻矣!”

这种培训早晚毁了中国企业和培训市场

这种培训公司,终有完蛋的一天。

前不久集团组织去参加了一次名为“总裁实战管理”的培训。事实上,这个3天花费一万的培训是被推销的。一位培训师跑到公司充

满激情地为我们做了一场“实战执行”的免费演讲,终于把这个培训课程给推销成功了。
一个管理相声演员是如何作秀与推销的?

主讲“总裁实战培训”的讲师30多岁,是公司的老板。据这位高中学历的讲师自己介绍,他的经历颇丰,甚至还在一家大公司做过

“总裁”。他对自己的包装是“华人顶尖总裁导师”。在整个培训过程中,他的培训公司显然是运用了传销公司惯用的“ABC法则”

,他每次出场,都要演奏《上海滩》的音乐,全场需要起立鼓掌,讲师则如明星般地从会场的大门外走进来,再被充满着崇拜之情

的主持人邀请上台,那感觉就像在演戏。更为搞笑的是,每次他的背后都有两位跟班陪同,就像是婚礼上的傧相。

整个培训贯穿着无数的小故事,这也是当年传销公司的花招之一。这些小故事大概耗费了至少三分之二以上的讲课时间。这里面不

乏这位讲师当年如何恋爱分手,如何去广东打工,如何创办培训公司的花边新闻,与所谓的“总裁实战管理”主题,可谓风牛马不

相及。但你不得不承认,故事是好听的,还经常会引起台下的笑声,但至于对管理有何用处,则又是另外一回事了。讲师当然也会

讲到一些管理的内容,但那些内容基本都是管理上一些最浅显的东西,我10多年前在外企做入职培训时,那些内容的深度都要远超

过他所讲的了,我只能遗憾地把他讲的这些内容称之为“管理学语录”,从我个人的观感来看,他读书不多,管理经验也非常匮乏

,但“江湖”还是有的,也颇能煽情。

三天的培训时间,我算了一下,真正讲到“管理学语录”的时间大概也只有两三个小时。除了小故事之外,“杀”时间的方法还有

不少。一个是他们的“助教”带领大家做的小游戏。在座的公司管理层自然是很少有机会接触到这些其实是老掉牙的培训游戏的,

玩得津津有味。第二是播放培训公司自己做的一些视频,这些视频非常煽情,完全把他们包装成了一家世界500强企业。当然,他们

自己所谓的公司“愿景”也是如此的。在第二天下午的时候,会场却几乎变成了一场订货会。讲师亲自上台展示了他们的培训课程

菜单,接下来就是一场几乎疯狂的推销。这个公司的业务员每个人都盯着挂红色吊带牌子的人(他们为了区分谁是决策者,甚至专

门为决策者发了红色吊带的牌,而其他人则是蓝色的),推销的方式堪称强悍,不少人还真在半推半就之间签了订单。培训课程是

像会员卡形式销售的,从10万开始起步,一直到150万。你不得不说,这的确也是一种“产品创新”。不过,好像这些订单并不是个

理想的业绩,这点可以从讲师沮丧的表情上看得出来。最后一天的时候,也许是受到前一天业绩不佳的影响,到了5点不到,这场荒

唐的“培训”就草草收场,号称“用生命来演讲”的讲师甚至还对着学员发了一通脾气,原因是有学员认为他的课程像是忽悠人的

传销而提出了抗议。

在过去的若干年中,除了公司的培训,我也参加过若干的外部培训。菲利普·科特勒和约翰·科特的课程,都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

象。作为世界顶级的营销学和领导力大师,实际上他们的口才都并非一流,但他们的授课内容的确非常扎实,他们并不爱讲小故事

,但会讲很多案例。并且,他们的讲课内容也都有着严密的逻辑性。那位讲师号称可以在几秒内就回答出所有总裁要问的问题,但

作为顶级专家的科特勒和科特,却从未做过此种承诺。学员提出的问题,他们也会认真聆听,然后讲出自己的见解。这两位大师都

非常谦逊有礼,尊重学员,也不需要学员为他们的进场而起立鼓掌,当然,他们也不会靠着《上海滩》的音乐把自己包装成许文强

来获得偶像崇拜。

管理相声产生的根源与毒害

培训行业鱼龙混杂,但简单划分一下,一类是卖“技术”的,一类则是卖口才的。卖“技术”的人通常并不是专业做培训的,他们

可能是行业领先企业的高管,也可能是学有所成的业界专家。他们的培训课程通常非常理性,内容之间也有着严密的逻辑。他们并

不专门去研发课程,这些内容都来自平时的实践和研究心得。那些卖口才的讲师,口才都是一流的,他们的课程特点是非常好听,

小故事很多,但学员真的要认真做笔记的时候才会发现,除了那些故事大多是他们没有听过的之外,真的能学到的内容却是非常地

少。
但是,这几年大行其道的却都是这些卖口才的讲师。我给他们的课程取了一个名字:管理相声。他们的收费似乎也不见得比郭德纲

、周立波低,甚至风格也很接近。但郭周是娱乐界人士,而这些管理相声“大师”则是把娱乐当作了知识来贩卖。

那为什么管理相声这几年这么有市场呢?每次去机场,都会有那些管理相声的碟片在电视机上播放,每个讲师都是“第一人”、“

顶级”的。前几年颇为流行的余世维,虽然被人拆穿了不是什么“博士后”,但那些相声节目却依然很有市场。

中国的企业界历经了市场经济近20年的发展之后,已经逐渐从当初的遍地黄金的时代进入了一个要靠管理、靠战略竞争的时代。这

时候,一些企业家们的知识功底就出现了问题。几乎每个企业家都非常需要学习,但他们往往又不懂得如何去系统地学习。昂贵却

只起到社交功能的EMBA班、快餐管理读物、管理相声的流行,正是这样的大背景下的产物。

企业家与企业的高管们大多琐事缠身,空下来的时候,也很难去读一些枯燥乏味的管理学书籍。于是,他们便不约而同地选择了“

轻松”的方式。企业家往往有着自己一套理论,他们之前的成功也往往又不断地加固着他们对这些自我理论的信念。同时,他们却

也很希望听到一些“一语惊醒梦中人”的醍醐灌顶的话语。而管理相声恰恰是满足了他们这样的需求。

还有更深层次的原因是,企业家们普遍存在的安全感缺乏与自卑。这种潜意识,往往是成功的最强动力,但也是企业家们的普遍弱

点。安全感的匮乏,与环境有关,抛开“政策”不谈,竞争环境的加剧逼得企业家们要不断地去学新的东西充实自己。但“忙”与

浮躁,又往往使得他们希望通过几堂课来速成。自卑则是草根企业家们内心深处的普遍症结,他们大多出身贫寒,受的教育有限,

对能站在台上的人自称“老师”的人不免平添几分敬意。并且,这些管理相声演员又为了要拉高票房,又一个个把自己包装成“大

师”,搞得企业家们信以为真,以为是找到了精神的寄托。

仔细分析一下管理相声演员的市场,不难发现,他们在二三线市场的乡镇企业,生意是最好的。一线市场的企业因为见识广,同时

培训公司的竞争也激烈,企业见多了自然也会对他们生出疑窦。另外,企业家纵然学历不高,但企业高管往往拥有高学历,自然也

有分辨能力。新一代,尤其是互联网行业的企业家自不必说,这代企业家是真正的精英分子,不会被他们所骗倒。因此,二三线市

场乡镇企业的土老板们,就是他们吸金的最佳客户了。这些老板好面子,看到这些所谓的“大师”,也想搭些关系来向别人展示自

己现在的“学识”是与之前不同了。尽管也有人听了课之后觉得有点受骗的,却往往又碍于面子不肯说出来,但“相声演员”们却

早已赚得盆满钵满了。

管理相声是这个浮躁社会的特殊产物。学者成了娱乐界人士,而娱乐界人士却跑来做了学者。他们的目的都是为了金钱,但问题是

,专业却不是能够速成的。管理相声再怎么被包装,它也就是娱乐节目,却始终也算不得知识。
管理相声其实起源于10几年前的传销。传销的培训,一般都会采用洗脑式的成功学,大呼小叫、痛哭流涕是惯用的伎俩。这种邪教

式的场景和气氛很会迷惑人。有些企业家真就被这些气氛所迷惑,真的就在企业里用起了传销的成功学。但问题是,这些精神鸦片

只能麻痹一时,却很难持久。因为成功学是在弯曲人性,让人疯癫让人忘记自我。但人终归有清醒过来的时候,这时候,精神鸦片

就失去了迷惑人的效果,剩下的就是鸦片对人的戕害了。


客服中心
联系方式
027-82298432
13387545998
13317134166
- 咨询2号朱老师
- 咨询6号魏老师
- 咨询救助彭老
- 咨询救助小雨
- 咨询解答杨老
- 办公室咨询员
- 合作、建议
- 投诉、建议
腾讯微博
新浪微博
反传销微信咨询加我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
点击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