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小伙误入湖南传销组织 遭非法拘禁后坠亡


W020150109259248891498.jpg

  一张登记照,成了程水兵留给母亲周红慧最后的记忆。

W020150109259249043396.jpg

  程水兵坠楼的窗口。(现场目击者供图)

W020150109259249371236.jpg

  母亲周红慧泪流满面地整理儿子程水兵的遗物。

  文/特派记者刘海锋 张栋 图/特派记者何晓刚 发自湖南娄底

  昨天晚上,来自武汉新洲区仓埠街的55岁村妇周红慧,在湖南娄底市娄星区的一间小旅馆里哭得几近昏厥。

  1月3日,她28岁的独子程水兵只身一人来到娄底,本想趁过年前在此挣点钱,却不料误入传销组织,仅仅15个小时后便从6楼坠落后死亡。

  出门前,周红慧曾苦劝儿子不要外出,在家里安心过个好年,如今丧子噩耗却残忍来袭。

 武汉小伙

  赴湖南“开挖掘机”丧命

  1月3日上午11点,28岁的程水兵带着两包行李,踏上了开往湖南娄底的火车。想到有一份月薪6500元的开挖掘机工作在招手,他心情还算不错,临出门时还笑着跟父亲程佑明、母亲周红慧说:“不要担心,我去做一个月就回来过年。”

  儿行千里母担忧,周红慧始终放心不下。儿子一直在本地开挖掘机,收入还算可观,已经在阳逻城区买了房。尽管中间更换了很多工地,但她坚信,只要手艺在,总会找到活的。“马上过年了,你就不要出远门了,房贷我们先帮你还着。”周红慧多次劝说儿子,还将卖鱼攒的两万元钱交给他,让他拿去还房贷和欠款。

  可程水兵似乎铁了心,他觉得无所事事待在家里“啃老”实在是种煎熬。

  当晚6点36分,程水兵给堂弟程从坤打电话说:“我马上快到了,一切顺利,等下老板会到车站接我。”几分钟后,周红慧也接到了儿子的电话,但她从语气中,似乎感觉儿子不太高兴。

  程从坤自幼与程水兵关系要好。远在深圳的他,始终觉得哪里不对。1月4日一早,他就给程水兵打电话,但一直到晚上,都处于关机状态。

  1月5日下午1点,程水兵的死讯突然传到了他的老家所在的仓埠街程堰村村委会,接到电话的是他的另外一位堂哥,村干部程喜平。这一天,是程水兵离家的第3天。

尸体解剖

  未经家属签字遭质疑

  程喜平没有将死讯告知程水兵的父母,怕他们一时难以承受。他联系了另外几位堂兄,租了熟人的车,当晚便赶到娄底,在负责此案的娄底市花山派出所一直等到凌晨。

  1月6日早上,程喜平在派出所确认了程水兵从传销窝点6楼坠亡的消息后,觉得不能再瞒下去,只好将死讯告知程水兵的父母。

  昨天下午5点半,武汉晚报记者在娄底市娄星区的一家小旅馆见到了周红慧等家属。死者父亲程佑明由于受到刺激引发高血压,已经被送回老家。

  几天来,家属辗转多个部门,希望能够尽快破案。他们对于目前的一些调查进展并不满意。

  程从坤告诉记者,目前法医鉴定的结论是“高空坠亡”,但还不能确定是自杀还是他杀,不过警方透露的信息倾向于“失足”坠亡。“我今天上午去了娄星区刑侦大队,办案民警给我看了其中一位目击者的笔录,笔录中也提到了‘失足’这样的字眼。”程从坤说,堂哥如果要逃跑的话,应该不会选择在大白天,完全可以晚上趁人睡着从大门逃生。

  对于警方的一些做法,家属也有不解之处,因为在死讯传来前,程水兵的尸体已经被解剖了。按照《公安机关办理刑事案件程序规定》(公安部令第127号)第二百一十三条规定,为了确定死因,经县级以上公安机关负责人批准,可以解剖尸体,并且通知死者家属到场,让其在解剖尸体通知书上签名。“我堂哥的身份证就在现场,警方当天就可以联系上家属,为什么要等解剖后的第二天才喊我们来,没有签字根本就不准解剖,我们下午去过检察院,他们也说这是违规的。”程从坤说。

  传销窝点

  房东拒绝露面

  昨晚7点左右,记者与程水兵的堂哥程文刚一同来到事发现场看到,程水兵坠楼身亡的地点,是一处六层楼私房旁边的一条很窄的巷道。房子后面是一道围墙,其余三面则都是空旷的工地。站在巷内程水兵坠亡的地点,程文刚不禁抽泣起来,他指着六楼的窗口说,程水兵就是从那里坠下来的。当时,这栋私房的二楼至四楼都亮着灯。

  记者走进楼内,逐层敲门,但是都没有人开门。当来到房东居住的3楼敲门时,门内传来阵阵犬吠声,还有微弱的电视声。但是记者在门口敲了足足5分钟,始终没有人回应。程文刚告诉记者,就在5日,他和警方一同来到这里整理程水兵的遗物时,房东就未曾露过面。他很不甘心,总想找房东了解一些情况,于是前天便和家中亲戚一起再次来找房东,但还是没有见到房东的面。不过从门口悬挂的门牌来看,一楼和二楼是租给了一家工程公司办公。四楼至六楼则是租给了私人居住和使用。而程水兵坠亡的六楼,正是传销公司的窝点,目前已是大门紧锁。程文刚提供的照片显示,在坠亡的窗户上,还摆放着一双拖鞋。

  6名嫌疑人落网

  两人仍在逃

  随后,记者来到围墙后的一家修理厂,那里有几个人正在工作,其中一不愿透露姓名的小伙子告诉记者,他是去年才从山西来这里打工的。事发当天上午10点左右,他正在上班,结果听到墙那边的巷子内传出一声闷响,当时他也没太在意。直到警察赶到,他才知道是有人坠亡。

  距离事发现场不远处的一处工地,两名工人正在烤火。闲聊中,记者了解到,其中一名齐姓工人当天曾去坠亡点围观。齐师傅今年30岁,是娄底本地人,在这个工地从事技术工作已经5年多了,当天上午10点左右,他正在工地上工作,忽然看到有很多人朝那栋房子围了过去,出于好奇,他也走了过去。结果刚走到巷子前就看到程水兵坠亡的惨景。

  据齐师傅回忆,当时程水兵是面部朝地趴在血泊中的。4楼的防盗窗有变形的迹象,有可能是程水兵坠下时碰到了防盗窗。齐还向记者透露,他的一名工友是旁边工地的工人,那个工地在路口处装有摄像头。监控显示,程水兵坠楼后5分钟,就有8人神色慌张的从路口窜了出来。

  据警方通报,当天下午,他们在娄底汽车南站,将其中6名嫌疑人抓获,目前仍有两人在逃。

  虽然目前仍无法确定程水兵的真正死因,但可以确定的是,他在坠亡前遭到了这个传销团伙非法拘禁长达15小时。家属希望,这些人的罪行能够得到严惩。 



客服中心
联系方式
027-82298432
13387545998
- 咨询2号朱老师
- 咨询6号魏老师
- 咨询救助彭老
- 咨询解答杨老
- 办公室咨询员
- 合作、建议
- 投诉、建议
腾讯微博
新浪微博
反传销微信咨询加我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
点击咨询